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70212

情書



[情書]

真的,非常掛念你,今天見面,還是無法好好說上幾句,我不知道,是不是從此我們將要分別了,各自完成自己的生命。牽掛卻沒完沒了。我大概有點累了,開始胡思亂 想,覺得悲傷。我們每個人也是獨立的個體,難免會分別,可是,我卻極不願意離開。不願意離開那個小房子,不願意離開那些不眠不休的凌晨 ,也不願去想像道別以後的人生。遇上快樂的事情我想要告訴你,難過時,還是希望睡在那沙發上跟你細說。天氣時好時壞,工作叫人睏倦,連好好吃一頓飯聊一整夜也是奢侈的時候,我將可以回去甚麼地方,和誰說,那些白痴的傻話,跟誰說,那些沒有聽眾的想法。

還欠你很多東西忘了帶給你,已經很久沒有回去,曾經,本來我一心想要跟你一同生活的地方。有時我會後悔當日那個決定,我會想,能回到當初的話,我要好好住在那兒,和你一起生活才是。從小到大,我總希望擁有一個自己地方,擺放屬於我的書架我的衣櫥,按我喜歡的方式來佈置,為我所有無謂的小玩意找到一個合適的藏身之所。本來,那列窗,該是我每次寫稿時最好的安慰,那白色的牆,最初,我打算在上面釘上架子,用來放置我們日後的合照。想像中的生活,在全沒預料的情況下,一下子就結束了。後來,後來我總是不能遏止自己去想像,本來,我想要過的是一種怎樣的生活。可是一切不會重來,以我的個性,或者就算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會順著自己模糊的想法,照樣走到如今一樣的境地。沒有人知道,那一種選擇會讓人活得更好、更快樂。現在的我,又不是不夠好,不夠快樂。只是總有些遺憾留在那些本來的想像裡。

不完整的人生。大概人生永遠無法如我想像的完整,一個肉身,不可能經歷所有。同一個時空裡,我們只能以一種方式去生活。
我大概想得太多了,只是一想到,我將會把那些雜物一一搬離,就是覺得傷感。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負擔,要別人為我負上任何責任,可是我卻習慣性把身體靠向旁,依傍著別人過活。為了建立我的生活,我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可是,有時卻感到,一切仍舊一塌胡塗,混亂,並且只能算是湊合著。

那天我發瘋似的,一個人老遠跑到銅鑼灣去,買下一個鐵造的架子,它那麼重,店員擔心的說,要不要多買一個大的袋子方便挽著,又問我能不能一個人拿走。我說可以。我覺得我可以。於是我一個人把它搬上公車帶回去。我手上拿著那些鐵枝的時刻,我彷彿又變回從前那個自己,只有一個人,但卻強壯並且自信。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才有的力氣。我不能肯定的說,我是讓那個自己給掩埋了,還是,我已經漸漸變成了另一個人。

我越來越不能確定,我想要保留住的,到底是那個安全的避風港,還是,那個舊日的自己。政府勸說我們別要感情用事,老在懷舊。可我卻在想念那個我,想念著那個自己。


未來的日子,將會如何呢。我還是無法確定的說出,我真正想要的是甚麼。我只是想永遠記得那時,曾經有過的短暫的想望。那麼美好,那麼輕。如今那時的輕,竟一一變得沉重,沉甸甸的成為了回憶裡珍貴的部份,卻會偶爾叫我喘不過氣來。


情人節要來了,念甚。願你快樂,好好保重身體。

標籤: ,

2 Comments:

Anonymous t for 提拉米蘇 said...

在情書裡說笑話



白痴筆記@字花。招稿。

1. 投稿到這本筆記裡的人,會令一些白痴事蹟,被人知道。當然,這些事蹟的主角並不需要是作者本人。
2. 看到這些筆記的人,會笑。可能會笑得很厲害。當然,笑完可能有更多東西浮上心頭,視乎情況。
3. 因為筆記本紙張有限,每則筆記不可超過800字。
4. 這些筆記會在第七期字花出現。因此,必須在3月15日前投來,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或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7字樓。
5. 為了讓筆記有效,投稿請附真實姓名、聯絡地址和電話。
6. 有問題可致電字花21357038。或者會有一個白痴接聽電話。因為白痴不擅接聽電話,因此請真有問題才打來。

11:17 下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t,我把招稿內容貼出來了:)

1:48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