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0101

貼詩

[ 最靠近的時候 ]-----------------給k

我們喜歡在最靠近的時候才確定
不愛了最確實的意義,在我還會呼著霧氣在你的耳邊說著
悄悄話隱密而貼近的時刻,漸暖的手指屈曲成摺扇的弧度
飛蛾留駐在牆上,風的流向在屋外聚合、分散
那種昏黃的時份,我們吻遍了整幢房子接近昏迷
我如何界定所謂的最靠近
彼此的掌紋彼此的足踝彼此的彼此的張開的腿和闔上的眼

我常常幻想一座巨大懸空的鞦韆架
來回幌盪完美的弧我總是無法坐上,感到宿命的暈眩和摔倒的危險
累了的時候風起把咳嗽鑲嵌在頸骨的關節上,像一種咒文刻上肋骨
我們於是有了睡的藉口,被輕輕的推倒,就睡去吧,你說
我們同時有了擁抱和哭的藉口並且終於決定
就趁對方做夢的時候潛入
跟他夢裡的任何一個角色,唔,我偷偷的
和她對調了身份,穿上冰涼的鞋子血一直流,沉寂地就像
那都是,她的血。

愉快的原因有時罪惡得無可寬恕吧
軟弱的人們在裡面存活,在我無力對峙的時候前來
包裹著我像我身上的都是傷口,未結的疤留在背上的紋飾,讓雙手懸垂
我顫抖像一頭將要被剖開的羊,拔去指甲,褪掉眉毛以及其他
被包裹的時刻,隱密像被藏在林裡的硬殼果
柔弱的身體,我僅有的愉悅以致
日後無可挽回的
一同鋪展著,你闔上眼,把手上的煙擠熄
就像一切已經過去了,而你在,很久很久以後回來。

在所有回憶磨蹭成成一尾掌上分裂的
細密的紋以前,我的尾指就消隱了,在你獨特的尾音
基於懷念我時常在模仿,以致於娛樂躲在暗黑的房間裡
連同你所有的節奏你隱密的好被故意抽起的
第14至21封信你隱密的壞
一同褪去溫度的同時,我按捺著喘息的聲音和想要瘋狂舞動的肢體
我無法不重覆走在那狹長的公路上,像孤獨的幽靈
沿著岸的邊線留下回去時可以辨識的記號
假定我將要回去
假定我將,可以辨識。

缺了尾指逼使我常常想到
關於一輩子的問題,而我掌心盛載的
我所不願意的期許,涉及的範圍過於廣大了於是我再也無法預知
所謂的必然,曾經來過的,隨後離去
甚麼時候我會像你一樣,像懸垂在牆上過時的燈飾
一切停駐也變得無法肯定了我會,被時間
或者更不確切的甚麼吸去我僅餘的聲音。
我僅餘的一切以及其他。


19991203 6:00p.m.
20000314 3:54a.m.

------------------------------------------------------------------------------------


貼一首寫於2000年詩。

(簡直受不了別人的傷痛,有時真的受不了被重創的人流的眼淚。彷彿那是我的傷痛一樣,雖然我知道,我並不在其中,我從未存在於他們之間,卻仍是每次發現女孩憂傷的身影,也不得不轉過身去別過了臉,我實在不能看見,不能看著那些憂傷的臉而無動於衷。)

標籤:

1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Very nice site! Wedding programs invitations Newest cosmetic surgery for neck

9:46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