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1216

舊詩重貼

[ 如果每一次,世界變得更壞 ] 給小樺



世界暗地裡變得更大了
他們有沒有發現
世界暗地裡變得更大了

所以風是涼的
所以聲音總是透徹的一如寒冷
流轉身體裡
從指尖靜靜溢出

故事從來沒有必然的轉折
只有相類的開端
推開便利店的玻璃門
離家出走
失語症
記憶紊亂
相親
喝醉了在電車上
陌生人
只愛
陌生人

沉迷於接龍的遊戲
日子久了,一切歸於荒廢
後來者無數
前行者亦無數
他們本想在接下去的章節寫上
另一章的開端
卻總是,寫了別字

天色茫昧之間
貓兒在衣櫃裡打瞌睡
他們仍舊沉迷懶惰
他們點擊再點擊
他們仍然樂此不疲
他們從一個世界走出去
他們看不開他們
他們從另一個世界走進來

我跟隨他們的步伐
我知道,從一個世界離去
不一定有另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在等待
門不一定大開
風景不一定壯麗
但我終究還是學會了,如何從一個世界出走
走進,另一個不盡不實的世界

而你在背後以手臂或圓潤的腳指哺養
過度兇猛的小貓
我回過神來問起
論文膠著的狀況何時有新的進展
電影的下一章將在何時開始
導演打架的功架真的那麼了得嗎
孔雀開屏的故事
羽毛褪落的事故
陌生男孩的胸口別上無法識別出處的別針
陌生女孩的名字列印在一頁
背面被填滿筆記的半白紙上

拿出煙絲放進深綠色的捲煙器裡
手藝生疏我問你,該如何正確操作
而往時你總是說,我擅於手作
倒茶時溫柔
如今我老了
有一張泛黃的臉
憔悴的身體隱患處處
戒不掉的習慣
慣性使喚看上去柔順的孩子
如今我在一旁,假裝溫柔地為所有嗜煙者點煙
你說話的頓挫成了我最後的依存
然而你並未察覺

在不見面的日子裡你跟謝某同傘悼念舊魂
你說受了莫大的委屈屈摺身體捲縮在沙發上
我不想再讓他人愚昧叫你氣悶離場
我說你終於會輸給低檔次的技倆
最簡單橫蠻的手法
諸如認真總要輸給兒戲
我們還有甚麼法子,去阻止
世界愚昧化
阻止
世界橫蠻化

如果每一次,世界變得更壞時
在只有屬於我們二人的時間裡
接續無限的話題
抵抗外來的風聲
我們以暗語交換訊息
以身體交換秘密
以時間交換流言
以我們替代接龍的人無數的代號
然後,如果煙草耗盡
我們再無言語
躺在床上樂聲變得喧鬧
你走過來為我關掉唱機
再回到你的窩裡
跟一只薄薄的披肩同眠
帶著另一個女孩的溫柔同睡

我無可選擇在睡夢中重覆一遍捲煙的程序
加入濾咀,把煙絲擠進去
一頁薄薄的煙紙
?嚓一聲閤上捲煙器
迷惑於簡單的器械操作
在煙紙末端以舌尖輕舔透明
繼續以一雙姆指推進膠布捲動
直到雙手染滿煙草的顏色
你遞過來火光
直到恍如剛剛睡醒的二人
在另一個早晨
各自的房子裡
失神時誤把手指燃點當煙

1807 20050613 謝謝那夜陪我。



標籤:

7 Comments: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沒有事啊
只是電話中了水炮
收了皮

我呢
可能一世都唔會有乜危險的呢

4:41 上午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沒有事啊
只是電話中了水炮
收了皮

我呢
可能一世都唔會有乜危險的呢

4:41 上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咁係好事唻架,沒危險就好,天氣那麼冷,出水炮,都好慘唧,別病倒。知嘛?

5:24 下午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們在場也有喊:「警察凍唔凍?市民就好凍。」

5:42 下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係咪無電話用呀你?我在旺角有個舊的,你先拿去用吧!明天晚上我會回旺角去,可來找我,或你去找楚,請她翻出來給你,用住先。

你在家嗎?擔心你不知跑那兒去>.<

5:52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sites like this for a long time. Thank you! »

6:09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Excellent, love it! » »

5:46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