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0601

我聽見幽靈的嘆息

熟悉的街角常常以迷宮的姿態出現,但親愛的,
我已經不再沉迷於失蹤的遊戲了
我伸出手,鳥兒們消失像一陣風滑過我的手腕
我張開眼,整條街從繁囂中隱退
我只是把匣子的蓋關上,愛過我的人於是一一離去
我終於擁有了這種力量
魔術師的手套遺留在我的行李箱裡
我隱隱感受著它的光像一朵散開的蒲公英
我無法記憶起我們的相遇
我們分別時說過的話藏在耳朵的背面吧
我們擁抱的溫度麻痺了後頸的骨折
至於手指與手套的接觸
歸一與分裂的紋理
他流過的眼淚蒸發成鹽散失在混濁的空氣裡。

我無法記起我們的相遇,我變得比任何時候更渴睡
我垂著頭,從鞋跟的破損程度推測我走過的路
一路上的風景
迅速貫穿我的身體
像我是透明的
連血液的流動也逼於停止
像我本來就是沉寂的,不擅於飛行、狙擊、尋食
不擅於生存 各種本領
帶著易於變易的特質,異於
街上擠擁的人群
耗費半生的時間來迷路,常常蹲在路口

我甚至已經不再哭泣了。
我討厭過的地方,後來成為我的居所
無法適應的時差,順理成章
也只有演變成無法根治的病
我愛過的人一一前來
瞻仰他們並不真正愛過的人

我並不特別悲傷,帶著我的行李箱
我終於擁有了奇異的力量
當它們一一消失在我的掌握裡
遠近的聲音適時隱去
我剛剛來得及聽見嘆息
躲藏在我的行李箱裡的秘密
我回來了。失去的記憶迴盪在失眠的夜裡,像幽靈擾亂著我的睡眠
睡而未熟之間,有過的熱度回暖了腳尖痲痺的神經
在無盡的時光裡飄浮著

我回來了。(我聽見幽靈輕輕把門關上)
親愛的,也只是這樣而已。

看到楚貼詩,突然想再貼一首很久前寫的送給她,當然及不上陳黎。1757

標籤:

3 Comments:

Blogger chor said...

閃,不可讓你的詩裡出現怪碼!
這一句要修改一下了:
「他流過的眼眾Q蒸發成鹽散失在混濁的空氣裡。」

2:23 下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唔講都唔覺!即改!

5:15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That's a great story. Waiting for more. Cheap norfrost freezers cytomel and augmentor and neurontin and lexapro Natural breast enhancement khan merck considers vioxx Keith dyer oxycontin ford truck f350 recall sauna and kit olympic demonstration sports patanol use Lcd projectors toronto Effexor+addiction neurontin cyclothymia Double eyelid surgery 10 mm Pioneer universal player dvd hifi review recall number for sears dishwashers Boston college eagles wav fitness club proactiv coffee maker toastmaster

8:54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