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0527

關於生命的消亡

楚,我和妹妹兩個人在家中,等待著。


我們在等一通電話,告之我們醫院中爺爺的狀況。如果有事,我們便立即乘的士趕過去。這是多麼叫人難耐的等待。我等過的事情等過的人很多,可是原來,等待生命的消亡卻是如此的滋味,從來我認為自己是眼淚泛濫的品種,動不動哭出來,可是此刻我卻沒有流淚。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壓抑或是甚麼,妹妹哭了我別過了臉去,給她斟滿一杯清水遞過去。在醫院中看到爺爺,他戴上了呼吸機吃力的呼吸,他的手都腫起來了,我們叫喚他,他沒有任何回應,我問姊姊,聽得到嗎,她說或許,她說不知道。其實這幾年他已幾乎認不出我們幾個孫女,只是那次姊姊結婚了,跪下來給他斟茶,他微笑,我才確定他認得出姊來。


你還記得我們結伴找師父看命那一次嗎?馮小姐教我,往黃大仙跪拜,後來媽媽自行去了,爺爺總算捱過了。那刻我們都知道,其實消亡仍在繼續,從未停止。我心中還是感激的,那是我們一家人一個不大不小的心願,姊姊出嫁,是我們家中頭中樁喜事,我只希望一切能圓滿。


之前幾次媽媽也不讓我到醫院,因為我身子弱,她怕我的小病小痛會傳染給病榻中的爺爺。自從他身體變得更弱,我再也不敢在晚上把手機關掉,心理準備,其實我們都一早在準備所有,我甚至認真的在想,要不要儲一點錢,日後或許會用得著。而我們一直害怕,同時一直在準備的事終於要發生了。我不敢直視爺爺的臉,我不知道,我害怕吧,我感到悲傷,同時害怕這種悲傷。我無法工作,也沒法坐下來好好休息,便在這裡給你寫一封信。你是我的依靠。在徬徨時,在難過時。


今天下午跟男朋友吃過午飯,一同到附近的寵物店看貓貓,小貓可愛的樣子逗得人心也融化,然後我收到妹妹的來電,問我身處的地方,著我到醫院去。我掛了電話後便在流淚,他牽著我的手,一路送我到醫院,在我跟姊姊和細妹會合後才離開。車程上我一直流淚,他只是說,不要哭。然後捉緊我的手。楚,我真的感到難過。可是我明白,這是自然的事。包括來去,包括消逝,包括此刻的等待,包括難過。


標籤:

1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Very nice site! »

2:49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