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230

[絮語暗處]

讓我滿足於自己的絮語。
它光明它灰暗昨日被今日推翻
一年後再輪迴。

不再寫詩的時候日記在網上等待被流傳,
私密與公開對峙恐懼
與快感,
以自瀆留言的人永遠沒有名字。
(c提醒我,王菲說喜歡引人注意卻討厭當明星,
我們都喜歡引人注意同時幻想當明星。)

有些年歲好像從來不曾來過,
十七歲以後的四年被歸納
相同的檔案一直壓在記憶底層。
圖書館的編目鮮有出錯,
我的私人圖書館
卻斑駁處處,
蠹魚入侵目錄,
蝕光註釋上的轉引,
陽光透穿白色的百頁簾將書頁曬黃,
白髮蒼茫架上絮絮塵埃黏連成網。

有些人好像從來不曾出現過,
也不曾真的牽著手在沙上畫十字
畫一個不規則的圓立在正中兩人
互相推擁對方往圈外,那些人
怎麼到後來,好像從來不曾步入過
我們自己畫下的圓心之中。

有些喜惡好像從來不曾被正視過,
不曾被重視過。
沒有被養成的習慣我們慣於稱之為喜好。
沒有被戒掉的習慣總是最壞的,
或第二最壞的。

有些想像好像從來不曾被圓滿過,
夢中的風吹動了夢中白色的裙裾,
醒來以後的時間,
夢過的女子卻從不穿裙。

有些選擇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
先擦牙還是先把黑髮晾乾,
先結婚還是先產子,
先辭退工作還是先步過沙漠與運河,
先吻還是先掌摑,
先關掉燈還是先喝掉最後一口
有些選擇好像真的
從來不曾存在過,
像我們最初一直在做的習作,
二選一,或四選一,在空白的小格子上
填滿瀉的黑,分辨錯對,
相類卻似是而非的誘惑
叫人蒙混,更叫人恐懼。

好像十年過去後便再
沒有人躲在背後批改我們了,
於是無論我們選擇甚麼也再沒有名次
只有身後喋喋不休的話語剩下
擾亂著預設的航線,
驚擾睡眠,
即使我模糊的絮語無礙大陸浮沉,
他們的話語也不關乎名譽,
甚至完全
不關乎愛。

0352 20040614
0144 20040917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