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023

[我吻過的地方]給楚

雨樹的身上寫有它的名字
我們在樹下仰望陽光的日子
我知道,日後我們的記憶
會有著無法共識的偏差
坐在樹下喝冰凍的啤酒
聊著,那些話題
一直胖不起來你的雙手
瘦削而多骨節。

擔憂的事情嘛
等候日落後遠近的燈亮起
燃燒過期的煙花
微弱的火光
我們期待這種美麗
快將完結了付出的代價,在天氣開始熱了的時候
跑很遠的路買來的啤酒後來熱了,苦澀的味道
留在舌底
很久了,還沒有散退。

是不是想遠行了,兩個人各自在蓆上著涼
莫名其妙的哀傷
蝕進你背上的紋身
我吻過的地方
後來是不是也失去了知覺。

日子漸漸這樣過去
用幾近透明的聲音說話
話語散失在雨樹的脈絡裡
我們後來,也成了啞吧。

04:03 a.m. 23051999
01:24 a.m. 24051999

楚,那是很久以前寫的一首詩。貼在這裡送給你。那些被吻過的地方,到後來,大概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能回去是一種福氣,有些地方,我根本沒有勇氣再回去了,我有時很懷疑,為什麼會如此,那些故地,我甚至連回去的路徑也忘記了,到底村落的名字是甚麼呢,怎麼我如何也想不起來,彷彿那是地圖中幽暗而無法確定的一個點,模糊而幽深的記憶。

楚,原來,能回去真的是一種福氣。2125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