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301

20040301

20040301 [給愛我的你們]

離開你們的寓所,我工作著。工作期間那人來電。然後我繼續完成工作。直到我完成了,我安靜下來,為你們寫了一封信。已投進了你的郵箱。我把其中一段也放在日記上,為另一些關心的人留了註腳。

[關於痛]

總有人說,你再做多一點,對他好一點,他便會愛上你。但我不相信,我信的是,當他說愛我時,而我正處於崩潰的邊緣,真的完全不行了,他再疼心也無法跟我 一起,那樣的話,這個人,將不會有另一個更好更合適的處境可讓他真的牽著我手了。

我可能不應該原諒。可是我都原諒了。原諒以後,我剩下的只有無比的清醒。

清醒是好的。

決定權一直在我手中,只是我知道,我能決定的只有一個跟期望相反的方向,我因而猶豫,因而痛苦。但我知道,再痛也痛不過現在了,放手,無聲,放手後,總不會比現在更難過,我終於知道。

如果我們的生命也被同一隻手寫就,我或者就能解讀這一切經過的所有意義了。而我願意相信,我痛,我哭,也為了成就一個更圓滿的將來。他說對了,我那時對他 的傷害他忘不了,我知道,這幾天以來,他做過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對我來說,就是日後我永遠忘不了的傷害。

很奇妙,他讓我終於放手,不再糾纏在跟那人的關係中,可是他的做法原來是,令我更絕望和痛。而我死纏著他要復合,說我愛他,原來為的是,讓他從一直愛我的陰影中逃出。我們或者都痛苦,都備受傷害,但說結論吧,總可看作,兩人都從一段陰暗黯然的感情中解脫了。

剩下的,只要我別陷入另一種苦困中,為他也不愛我而煩擾傷感,事情便算作圓滿了。

能忘情,卻忘不了傷害。

我 只要記住這種傷害就夠了,足夠讓我對他們都卻步。而這就是那雙手為我的個性特意打造的道路嗎?我不敢說這做法不好,因為我也了解自己的個性,你不讓我到絕 境,我如何重新做人。只是,這真的痛,真的不堪。而那雙手,為我安排了生氣得發抖的你們,連後路也為我舖設了,我只要一步一步踏實的走下去。

我痛得不能夠再多忍受一點,一丁點也再受不了。

我未算徹悟,但我怕這種不見血的痛楚。

請看著我,你們的守護,將是成就他日的我,不能缺少的最重要的原因。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