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70320

囈語

一邊喜歡著,一邊抗拒著。一面感到危險,一面沾沾自喜。兩種對衡的力量在拉扯著,由是,更加沉迷。

年少的時候我曾經有過許多並不算荒誕,可到底不認為真的會發生的想法,到後來某些以為永不可能的事竟一一成真。於是我再也不敢亂想太多。只怕,或者,我們皆擁有心想事便成的神秘力量,叫人不安的只是,你永遠無法如你當下所願去操控它,它從你的欲望中萌芽,卻未必會順著你的日程好好成長成,你想要的模樣。你曾經非常想要的某一個人,或會在多年後你已經把他要遺忘了的時候,才再次出現你眼前。你曾經非常浪漫過的想法,或會在你終於明白那不過是幼稚的虛榮時,才終於變成事實。

我不再勇敢如舊日,卻仍是受著那種難於啟齒的歡快折磨。一面想逃離危險,一面被危險的可能吸引著難於自拔。

她坐在我對面,一邊聽著陳奕迅的歌,一面自圓其說。我不知道該要如何告訴她,我享受的只是這一刻的寧靜,當下這一刻,她坐在我的對面,縱然如何苦惱,仍然完好無缺。我多麼感激這種,她大概還沒留意到的福份。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