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70108

自然

媽媽說,那是自然的事。外公已經九十四歲,身體大不如前,身上的傷口一直沒有復原,她說,他走了,是自然的事。我們漸漸長大,往出席同伴的婚宴,往出席長輩的喪禮,我們將要結婚生子,再過些時候,當孩子稍微長大了,我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同年紀的人要走了,然後呢,假如我們長命一些,便要往參加比我們年紀還少的人的告別會。他們告訴我,這些事,總會發生,順其自然,人終於會得面對生離或死別,我們哀傷也好,我們不捨也好,終於這些事,我們也要去面對它。面對它,並且接受它,生命的循環,當我們也漸漸老了,當我們終於承認自己已經長大成人,我們便得去接受這一切,把目光放在更遠一點的模糊的目的地。

我想起爺爺過身,我仍然覺得那不是真的。不過是我很久沒去探望他而已,他活著的形象仍然比他已經離開我們的形象來的真實。媽媽跟我在熱鬧的麥當奴對坐,她給我買了漢堡包跟熱咖啡,媽媽不喜歡讓薯條醮茄汁,她的腸胃不太好,受不了味精與色素,顏色鮮艷的調味品容易讓她的腸胃生出毛病,我跟她一同吃著不加茄汁的炸薯條,小時候,麥當奴是我們最想去的食店,難得媽媽會帶我們去一趟,長大以後,怕太熱氣,一年大概去不了十次。媽媽坐在我的對面,自從爺爺生病後,她常往來醫院,同時得照顧家中的雜務,人憔悴了很多。爺爺身體狀況時好時壞,我看著媽媽強撐著。媽媽說,那時候最想讓我爺爺看到我們幾個孫女出閣,我姊結婚時,也特意瞞著夫家,跑到我爺爺處回門。我說,爺爺那時已經認不出我們了,媽媽卻告訴我,爺爺分辨不了我們三姊妹,卻認得,我們是他大兒子的那三個女兒。她告訴爺爺,是芷君出嫁了,爺爺便知道,穿紅著裙褂那女子,便是他的長孫女。爺爺說話帶有鄉音,我姊的名字老是被喚成「紙巾」,我們小時候喜歡這樣喚叫姊姊惹她生氣。我始終忘記不了那一天爺爺的笑臉。姊出嫁後的下一年,爺爺便過身了。我想對病重的爺爺來說,那是一種解脫,對吃力地照料他的母親來說,那該是一個讓她放下掛心的方式。媽媽告訴我一些爺爺過身時,她從沒對我說的瑣事。我才知道,死亡是怎麼回事。爺爺不認得人了,可是他到最後,還是用力地倒抽一口氣,等我爸從走廊上走回來,再見他一面。爸爸跟他說,放心吧,爺爺便斷了氣。

死亡於我,還是一種模糊的概念,我只知道,我將要越來越近它。

外公跟媽媽的關係一直不太好吧,我從小的印象如此。依稀知道,外公反對我媽跟我爸的婚事,我爸爸年輕時是村子裡出名的「飛仔」,家中也不富有,被反對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我媽媽曾經有過不少的追求者,我們幾個女兒總是笑她,一定是看上了爸爸長得俊。媽媽一家是圍村人,圍村習俗上重男輕女,男的有丁屋,每年也有太公分豬肉,可是女兒卻甚麼也沒有。我不知道,對我媽來說,出生於如此重男輕女的環境下,她受了多少苦頭。我只記得媽媽讓我看她小學畢業的照片,她穿著一身運動服,因為她從來只有一套運動服上學,沒有校服。她年紀很少便出來社會做事,剛嫁給我爸時,連燒開水也不會,被她的奶奶嘲諷,說她竟是個大小姐,連開水也不會燒,她委屈不已,她不會家務,是因為她得一整天往外面去打工,連學會照料家務的機會也沒有。

媽媽說,她不理會別人怎麼看她。當外公長期置身於隔離病房時,我媽已經開始照料我姊的女兒,她無法往探望她的父親,她的家裡有個剛出生的娃兒,她不敢冒險。我說我明白。或者她的兄弟不會明白,大家族裡人多,總有些是非流言得去面對。我媽說,她也不怕人家說她沒心肝,她當女兒的,同時是人家的妻子、母親與外婆,她說,她自己知道她的心意便好。我媽媽從來易哭,可是,她哭著的時候,卻原是她最堅強的時候。

最近這幾天,我每次一個人坐公車,便忍不住流淚。我知道,讓我傷心的原因,是為了我的母親。希望她能撐過去,她教我的人生道理,其實,我感覺著,那些話,是她支撐著自己堅強面對的理由,多於給她女兒的教誨。每念及她的憂傷,我便無法不哀傷的落淚。

願我的外公能安息於那個我未知的世界。願我的母親身體健康,別過於悲傷。

標籤:

11 Comments:

Blogger timandy said...

閃:
不要再常常哭了. 我明白你是一個纖細脆弱敏感的人. 可是哭是很傷身, 也讓身邊人難過. 雖然我們都喜歡擁抱昔日的快樂回憶, 可是時間是不等人的, 未來也許有更多更快樂的時光在等著我們. 展望將來, 創造更多快樂. 讓自己開心, 讓身邊人也一起開心. 願你公公安息, 希望你和你的家人節哀.
靜雯

12:31 下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靜雯,已經沒再哭了,偶爾一個人,會覺得難過。星期六、日要出席那些儀式,那時倒要堅強一些。我真的覺得,時間不等人,要好好趁現在去愛我們所愛的。

謝謝你:**)

ps我要出組了,大概下星期才回公司,我們到時再見吧!

3:04 下午  
Anonymous lauchibi said...

跟你的感覺一樣。

8:20 下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b,我地星期六見面啦,你睇住媽咪喇!

8:25 下午  
Anonymous 大家姐 said...

世事往往如此。
公公去了,還好我家今年添了小知言。相信我,媽媽不至於過份悲傷,因為家中一個小小生命正強烈地需要著她,因為我們一家相親相愛,因為爸爸總是在出奇不意的時間顯示出他對媽媽的愛與支持,因為小知言總是一覺醒來對婆婆展開笑臉。
因為,被需要,被愛護,都是我們有勇氣繼續生存的理由。
媽媽不求甚麼,只求我們都平安快樂,偶爾回家跟她談話家常。
至於流言蜚語,要聽的話還會有更多,要氣話總會有一千個理由,爸爸說,他們只不過想叫人沉不住氣,讓死者連一個安息的機會也没有,我們何必跟人家一般見識?親戚,我們早早已了解這兩個字的真正意義了吧!
世事如此,在失去的時候,希望你總會發現就正正在你身邊的得著。
媽媽抱著小知言,就得到了慰藉。快要哭的時候,想想豆豆,想想小知言,想想你愛的人,或者哭著你便會笑了,像小知言。
我沒有哭,因為實在有太多叫我無須哭泣的理由。

2:29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劉芷韻:
今天我在家往下看,看見你和你妹妹在街上走。我本想打招呼,但是,在那個場合揮手微笑好像有點怪。你一定覺得我的表情很怪了。
之後靈機一觸,想道,你可能有 blog ,真的搜尋到了。就留個言。
我外婆也在舊年六月過身了,我也百感交集,之後多了用時間陪家人。
take care,希望你的一家會更團結。

中學同學 林

4:35 下午  
Anonymous 芷韻 said...

林,那天我也看到了你,站在窗前。我妹妹走在我旁,她跟我說,你在,我於是抬頭看見了你。那時想跟你揮手,可是環境跟氣氛也不合適。很久沒見了,沒想到,再見時,竟是這樣的環境。我想我那時的表情也很古怪吧,那樣走在街上,被眾人圍觀,那時,我只是想,至少我們要安靜地完成這件事,這個儀式。

你在窗前的模樣,跟你舊日的樣子沒多大改變呢。

1:38 上午  
Blogger nrm00521 said...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4:32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1:06 上午  
Blogger 洒水车 said...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9:16 上午  
Blogger 天发 said...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9:59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