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1217

世界

[ 不剩 ]


我到達碼頭時,鐘樓已經不在了。我看見她抱著她痛哭,我忍住眼淚。直到他們唱著叮噹之聲,我再無法按捺。傷感。怎麼可能不覺得傷感。消失的,不單單是鐘樓,而是,我們的城市。像被打碎的拼圖,散落了,總有缺失,怎麼也尋不回。舊觀難復。而失去的,怎麼總要是最重要的部份。h說,這次是真的傷心了。我知道,這次,是真的傷心了。而我本來,那麼喜歡這地方,那麼喜歡這片土地。

我總是無法把要說的話說好,謝謝身邊的朋友,他們比我要清晰得多,有理條得多。孤草在網上整理了近日大家在網上關於天星的文章
有些已經讀過,其他將一一細讀。







[ 世界 ]


你不可能陪我走遍世界,而世界本來,
於我,只是一個概念。
不必一步一步挨近它
細看它上面的紋理。


我越來越想到別的地方去看看,當我身處的城市一再傷害著我。

我想看看細遇見那個日本女孩的城市,走在她走過的街道上回想她們的步伐,我想到楚遇上陽光的地方,拍下一幀相同的照片,讓我們的人生顯得更為豐盛。我也想在冰冷的天氣跟魚旦牽手,親她的面頰,當她和新相識的朋友說著傳說一樣的話題,我想身處其中,開懷地笑。我想再次和朋友牽手走在異地,我越來越渴望走在那些陌生的街道上,以給予自己想念我生長的城市那微小的空間。我想知道你們看見過的風景,我想去看看,那些從未出現我眼前的風景。

(而那裡,我知道,未必有你在旁。)


標籤: ,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