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1123

豆豆

[ 抱在膝上的小貓 ]

最近在家寫稿的時候,豆豆總愛窩在我的大腿上捲成一個球的睡覺,牠的身體軟軟的,暖暖的。還不時仰起頭瞇著眼,喵喵的叫著,我摸著牠溫暖柔軟的身體,牠把頭枕在我的手腕上,如此的柔順,如此的依賴,讓我整個人也給融化了。有一天下午因為牠睡得太熟,讓我捨不得站起來把牠嘈醒,結果一坐就是幾小時,待到差不多下午六時了,算一算,我從起床除了一杯咖啡甚麼也沒吃過,人已經開始暈頭轉向的,我才終於忍不住站起身來找點吃的。豆豆於是霍的跳下來跑往別的地方去玩。我這個笨人,一整個下午,就靠貓兒的體溫對抗飢餓與暈眩。

豆豆已經半歲大了,自從牠來了,陪著我,我才終於感到自己長大成人了。有了牽累,有了牽掛,有了責任,有了承擔,有了一個屬於我的,我參與其中的家。要如何相信一段關係,如何感到安心,找到自己安身之所,爾後還得一再確認這的確是能安身安心的地方,我總是不能太信靠愛情,我總是為自己留一點空隙來防備,留一點不信任,留一點懷疑,留一點不安心,以防,萬一出現變卦時那巨大的打擊。

過於安穩,不行,過於動盪,也不行。貓兒躺在我的肚皮上時,我卻感到,那道以防傷心的防波堤,似乎不再存在了一樣。在那一瞬間,我感到,這裡再安全不過,這個人,是最可靠的,這個房子,就是我們的家。外面的風雨,在我關上大門抱起小貓的瞬間,統統給關在外面了,房子裡,安穩而暖和,我再無須日擔夜憂,那些憂愁與抑鬱,彷彿終於跟隨記憶留在舊時,不再纏繞著我,也不再有力量將我遞住。

有一瞬間,我的確看見這個景象,感到無比的安心與踏實。我為此忍不住掩著面在被子裡哭了。當然貓兒不知道,他也不知道。



標籤:

2 Comments:

Anonymous 靜雯 said...

有一天我在寫稿, 聽著古巨基的《大雄》. 聽著聽著, 忽然心有感觸, 就落淚了. 已經不記得在寫什麼稿了, 只把歌詞聽進耳裡: 「我要與你同遊可愛的天下 伴你說叮噹的一堆笑話...」像夢囈, 像另一半的耳語. 告訴另一半, 另一半有點驚訝問為什麼? 我答不上. 是傷感嗎?!我想, 不是的, 是另一半曾對我許下同樣的承諾, 我在歌曲裡找到共鳴, 幸福、窩心、滿足, 於是, 落淚了. (你看, 女人多麼容易受感動.)

1:58 上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靜雯,你其實好感性,不過平常看,卻像個硬淨的人呢,我好記得你結婚時哭了,因為感動,因為終於找到這個人和他決定以後一生也要相愛扶持。

(寫稿時特別易喊架我,因為辛苦嘛:p)

12:42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