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1028

我掛心的

[ 我掛心的 ]

我掛心的事不在那狹隘的房間裡。

她或者知道,我寫下那句話的時候,指的是誰。我是狡猾的,自從前輩教我,寫詩送給人,要寫上"給L",因為命中率最高。我便學會這種手段。我牽掛的人或者從來沒有別人以為的,那麼多。而我牽掛的事,怎麼說,也跟那房間無關。

我已經沒有氣力糾纏任何人,也沒有氣力生氣,或者看到對錯鮮明的輪廓,我沒有目的地,沒有焦點,始終沒有學會生存的技能,只能笨拙地拉扯著長大。我對自己生氣,我為自己鼓掌。沒甚麼叫我真正憤怒的,在那房間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只是像某人說的,那些不過是肥皂劇裡的情節。終有一天我將離開那兒,終有一天,我可以毫不掩飾我的憤怒或哀傷,想哭的時候可以哭,不管那些人再對我顯露出任何表情,我的存在不為給任何人調笑,也不為了給任何人表演。我不會再問同樣的問題,同一個笑話,說第二次,已經不再好笑。這道理,很早已有人告訴過我,我始終沒有記住。

我記得的,只是關於悲劇的那個論說。


[ 幾秒鐘 ]

我終於決定,哭的時候,不讓任何人看見,如此,心裡便有一陣安穩,至少在孤獨的空間裡,我存在著,並肯定在某一特定的時間內,我身處一個不被看見的位置,可以放心顯露那個本來的自己。(即使她是如此無用的,無法被安慰的。也不要緊。)


[ 暗語 ]

漸漸發現,暗語令人不安,充滿歧異,同時卻又如此迷人,叫人沉迷下去。完全的不能自拔。


標籤:

3 Comments:

Anonymous lauchibi said...

從姐夫那來搶來的照片,我給了爸爸。我決定下次曬一張係我跟bb影的相,再讓他放銀包,他一定不會拒絕呢。

12:33 上午  
Blogger M said...

孖閃, 今天突然斷了線, 很奇怪。我想, 你老闆是否出現了所以你掛斷了線? 看來我們要見面了, 即使不在旺角也可以在元朗, 好嗎?

1:55 上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b,我也有把相片給同事看,她抓頭那張真的好搞笑:)

你幫爸爸曬多幾張啦,我都要整張我同bb合照既,等爸爸成日都望到我!:)

GM,我仲以為係你CUT線添!我係突然就聽唔到你把聲囉!我明天突然接到通知可以安心放假,你有無節目?無就不如見個面啦!我都想見何楚呀,我好耐無見佢喇!

11:56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