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0430

睡眠

[ 睡眠 ]

有時候看來光亮明媚,有時卻是一片灰暗分辨不出輪廓跟條線。那夜躺在暗黑的房間裡,貓兒躍上我的睡床,走近我的腋窩,貼著我的頸睡在我肩上,我伸手輕輕撫順牠的毛髮,牠的肚子發出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曾有人告訴我,這聲音於貓兒代表快樂。我深信不疑,一邊摸著牠柔軟的身體,一邊想像幸福。

那一夜我失眠了,聽著街道上車子駛往遠方,又再駛回街角。外面下著雨,閃電的光透過薄薄的窗紗映在房間裡,一陣光,然後一陣暗。整夜我無法入睡,想著很多事情。想著前因,也無法制止地想著後果。未發生的事,跟已發生的,一一被想起,被想像。卻始終沒有想透。我知道,不入睡帶來的種種壞處,眼下的黑影已像密雲一樣越積越厚,身體已無法負荷過多的想像,感到疲憊,腰肢被酸痛折騰著,眼很澀,想哭卻哭不出來,乾涸了的雙眼,透視不了房間的命運,只會睜著,凝視那只貓在房間裡來來回回。牠以散步的姿態在房間裡走,就像那時那些不用上班的午后,我們走在維園裡的模樣。

睡意在天亮時降臨我沉重的肉體。多久沒有如此疲累地睜著眼等待時間過去,我大概想得太多了,想想想想想想,一直想下去,只會更累更難眠。我提醒著自己。提醒著,可是今夜又再無法入睡。再這樣下去,怕又要養成習慣,心裡惶惶然,只怕越怕越是難以好好睡上一覺。

(此間缺了貓兒作伴,在靜悄的房子裡,想起那一夜的情境,胸口一陣揪緊。而貓兒大概永遠不會知道。)


標籤:

4 Comments:

Blogger Wallis said...

閃閃, 你是不是不太好呀最近?
保重呀知唔知道?
想念你, 為你祈禱. :]

7:29 上午  
Anonymous 閃閃 said...

wallis,我還好呀,就是工作讓我累了,懷疑自己,擔心很多。我會保重的,看到你留言,心頭一陣暖。你也要保重知道嗎?

1:18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You have an outstanding good and well structured site. I enjoyed browsing through it » » »

3:24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Wonderful and informative web site. I used information from that site its great. » » »

2:33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