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60209

20060209.轉貼

[ 轉貼韓麗珠的回信,給可能有相同困擾的年青人 ]

在公開的地方,答私人的回信

小讀者

希望你不會介意,我在這半公開的地方,回覆你的私人郵件。這樣做是因為你的信讓我看見年輕的共同困局狀態,我不知道面這種狀態的年輕?不年輕人為數多少,要是他們偶然路過這裡,以下的這些話也就一併的告訴他們。

你 說你正在面對會考,也提及前路(生存)和創作的問題,字裡行間你所透出的思路和心態超越了年輕人的典型,這讓我有點驚訝,但更多的是高興。當然年輕的典型 只是一種偏見,而文字有時也會騙人。雖然我一直抗拒作家或文藝青年的稱號,但既然每個人的生活中必有至少一個主題,那麼在回應你的前路問題時,也必回到創 作上,因為你的信透露出這也是你關心的題目。

中三那年,我想休學,我媽就對我說︰「那你可以做什麼呢?這世上有才華的人那樣多,連乞丐也那麼的有才華。」她說出了我一直知道的事︰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很有才華,只是有才華的人之中的大部分,來不及好好地把才華發揮,那已經在他們的身體裡枯死而悄悄地消失掉。
這就是我看你的信時,感到焦慮的事情

那時候我選擇了比較容易保存才能的一條路,即使多麼討厭學校,還是在那裡待到大學畢業。實在這是免卻麻煩的做法。而長時候待在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地方,也鍛煉了忍耐力,我漸漸發現,創作需要的努力和堅忍,比需要天份和才華更多。

說 實的,我認為人生所學到的大部分知識都是自己閱讀、觀察、思考得來,但上學和應付會考也是必要,首先是因為在現有的社會結構之下,必得在那裡通過大大小小 的考試,取得各種證書和文憑,讓大部分的人確認︰「啊,你通過了某種考核,證明你已達某一水平。」這樣子。否則,前面的路恐怕並不好走(現在,會考生好像 多了很多機會,例如展翅和副學士,但我懷疑這是更容易劃分等級和標籤的做法,打開各種求職報章,使用腦力和創意的工作,絕大部份都需要大學學位)換句話說 是會添上許多不必要的煩惱,或懷疑自己才能的時候。其次就是在上學和考試中學習社會的各種規範和守則,儲蓄更多籌碼,以便跟這世界討價還價。

如果讓我再選科,或許我會選中文系。

唸 中文系的朋友T 告訴我,上導修課時討論小說不同的解讀方法,讓她驚訝地發現,思考還有許多面向。是的,寫小說和論文確實不能混飯吃,在現有的大學科目裡,直接學習混飯吃 的技能科是絕無僅有。我和大部分我認識的人,畢業後從事的行業,都跟本科無關。在大學裡學習的,是思考的方法、common sense、處事的條理等,都是很基礎的能力。而能力和能力之間其實是相通的,例如寫小說和論文的能力也可用於廣告創作那樣。混飯吃並不是太難,那其實是 人的本能。擁有學位,對混飯吃可能是沒有太大幫助,但至少不會對混飯吃造成障礙。

你對「寧靜的獸」的解讀,說出了的不乏要害,只是點到即止,如果 你對中文系還有一點興趣,大概也不是太壞的選擇。有時正式的訓練也能刺激思考,而且寫出來的小說又可用來交功課,也不錯。還有就是理論支持和把腦中所想更 有條理也鋪排出來,又能反過來刺激創意,這都是讀書的益處。

你說教育和出版界也不是有利創作的地方,被你稱為過來人的我,只可以說,有利 創作的地方並不存在,這全靠自己發現和開墾。我也在教育或出版界待過一陣子,在那裡得到不算多的薪金,讓我在有限的日子,把想寫的寫出來。(從某個角去 看,這是不是也是「有利」的一種?)小讀者昇,你說「寫得多好也沒用」,「好」和「用」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也是不同的,並沒有既定的標準。在工作中我不會 使用寫小說的腦子和手,那裡要求的「好」也不是我眼中的好,但不代表我的才能「不好」,也不代表他們的要求不合理;工作的時候,他們給我錢財,我給他們消 了災,他們得著了他們想要的「用」,但在我看來,那都是「無用」。但工作,無論你將來選了哪一種工作,都會鍛煉出某種能力,或得到某種體驗,而創作和生 活,又是那麼不可分割。昇,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寫了「怨天怨地」的東西,躲進牆壁並非唯一的出路。在我看來,灰暗的東西,和光明的東西並無分別,兩者如未能提煉至「意義」的層面,都不過是一堆無傷大雅的情緒,否則,都能產生強大力量的東西。「怨天怨地」的東西並不要緊,問題是如何把它提昇至對人們產生普遍意義的東西。

看 了你給我的兩篇文章,那裡有突出的視角和想像。我欣賞「戒律」一篇對拾荒者和貧窮一群的觀察,不過,那裡我發現有太多似曾相識的寫法和關注點,就是還沒有 培養出屬於自己的聲音,而結段的某些句子則嫌把意思過分外露。「童話寫作班」則有較新鮮的感覺。你用的跳躍寫法,需要作者很熟練的技巧,和很豐富的意像才 能使人不致迷失,其實不容易寫。某些句子可以再凝煉一點,那句子好像無法追上你的想法。你有潛質寫出好作品。(不過,考試千萬不要用寫小說的寫法,多參考 甚麼「考試作文100篇」才是要訣)

現在是二月,距離會考還有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希望你的案頭上不是那本紫色和白色的書,而 是應付考試的東西。取得十四分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我的數學科從小五開始直至中五,無論大大小小的測驗或考試,都不合格,除了會考那一次。要是你真的想跨 過去,踏出一步就能跨過,那時候,你能選擇的東西會較多。四月你應該還未完考試,所以最好不要聽迷幻的歌,和對著十年前那本書相視而笑。

<<字花>>會在四月出第一期,然後每個雙數的月份也有,希望你考過試後,我會收到你的投稿,並在那裡發現某種強大的力量,也希望那時候你會告訴我,對前路已經不那麼困惑。

P.S. 以上的話,其實都是我的經驗和想像,你可以聽聽,但切勿盡信,畢竟只有你自己的經驗和分析才是真實的。


韓麗珠
07.02.06 posted by LCH at 1:23 PM


原文請點選這兒︰SILENCE HOLE

ch跟kongkee的回應也值得看。曾有年青的朋友問我關於升學的問題,我的大學生涯並不見得過得很快樂,只是那是我不想錯過的階段,而且那是日後有助我繼續創作的鍛鍊的歷程。貓波寫得很好,問了她,說可以轉貼,於是轉載於此。


標籤: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一邊讀書,一邊代筆寫作。用自己名字出書的話,相信會冇人購買,但以我老細的名字出書,會有起碼的銷路。

在寫作路途上,有時會好不甘心。那本書明明是我寫的,但全世界也認為那是我老細的光榮,他真是才子,把一切榮耀全歸於他。

有如做臥底一樣,心情好矛盾。不替人寫書,自己又冇收入幫補上學(一本叫white book的教科書,要$6600),但替人寫作,自己又成為臥底一樣,根本無人認識。

在香港從事寫作,只有少數人又賺錢,又出名。有時在旺角散步,心想四處也可能是臥虎藏龍,眼前的人隨時是某作家的幕後代筆。

9:41 上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鼎,也不用不甘心,我想,總有天你會找到屬於你的生存方式。我在方面是很阿Q的,反而會想,既然你給我錢要我完成這工作,我便去完成它,那不過是一種交易。

我曾被人問過要不要出版小說,寫流行的,他們給我題目去寫,可是我辦不到,反過來問他們,可以用別的名字嗎?這我才明白,原來有些勞力我不願意出賣。原來是這樣。

等你賺到了生活,便可騰出時間來寫屬於你的,我們都只能靠一點意志一點小狡黠來掙生活,你寫老細的書時,別要用盡你的點子,留給自己吧:)

其勉之,生活真的不易。

5:14 下午  
Blogger MONKEY said...

想當年,(好像老人家的說法)我因為家裹突然出現問題,中五後也沒有能力再升學...不過一邊工作也可以一邊讀書吧?讀書最好了,可以選自己喜歡的去讀,工作就不可能了...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何現今的年青人會不想讀書...可能這是太幸福的後遺症吧...

雖然我喜歡讀書,不過並不覺得degree重要,一技之長反而吃香??現在有很多隨便選擇容易考的科目來讀的大學生,我倒看不出來他們能有什麼得著....

不過選擇自己的路真的不容易,稍一不慎便可能會抱憾終生吧?希望我自己選的路沒有走錯...

12:15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