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1219

他們看到的


轉載chihoi的十二月遊記其中一篇︰

十二月遊記(五)

記十二月十七日傍晚 (上)
18 Dec 2005晚

回家查考地圖,發現自己把街道名搞錯了,現補記如下(亦見留言版):

下午五時半左右,當我加入遊行隊伍時,示威者已衝破在駱克道/馬師道交界的警線,這期間有一支若三十人的韓國示威隊伍從駱克道抄出軒尼詩道向灣仔方向進發。而沿駱克道向灣仔方向前進的大隊,沿路有警員列隊阻攔,但在示威者的奮力與圍觀市民的吶喊下,警員阻攔不果,示威隊伍繼續沿駱克道前進,佔據駱克道兩條行車線。靠左線多為韓國農民,靠右線多為印尼人士。後於下一街口(駱克道/杜魯誌道交界)被兩架警車及暴警列隊截住去路。早前抄出軒尼詩道的小支隊,則從杜魯誌道拐回駱克道跟暴警對峙。

換言之,當時是示威人士以"L"字形的排列把暴警夾在駱克道/杜魯誌道交界,暴警被圍困。對峙大約維持半小時。示威者圖衝破防線,暴警以胡椒噴霧和警棍還擊。阻住去路的警車有兩部,左邊一部車頂站滿記者(或有便衣警探滲於其中),右邊一部車沒有人。印尼示威者欲推倒警車向會展進發,但不果,有示威者爬上車頂插上抗議旗幟並叫口號,爬上去之時暴警狂噴胡椒噴霧(可想像暴警之藤雞狀)但示威者以帽子及旗幟擋著,並繫上粗繩於車頂上,落下,試圖拉車但不果。其後示威者稍事休息,及為傷者治療(我見一位韓國示威者被敲破頭頂,在同伴陪同下離開前線;另有一位倒臥在路邊,人太多我看不清情況)。這時我聽見圍觀市民手機通話,指方才在駱克道馬師道交界有暴警奪去一位韓國示威者的揚聲器,激怒示威者發難,才衝破駱克道暴警防線。然後示威者折返,U-Turn 轉出軒尼詩道向灣仔會展方向前進表達申訴。(其間有記者與便衣暴警發生口角,主要因為記者爬了上路邊的棚架拍照,暴警喝令他們下來免生危險,怕棚架負荷過重倒塌釀成慘劇)

示威大隊沿軒尼詩道前進(此時軒尼詩道已臨時封路)至下一街口(史釗域道)轉向海方向,在史釗域道駱克道交界的天橋口旁再遭暴警阻撓,並發生衝突,橋上其時已站了不少圍觀市民和記者,暴警猛噴胡椒噴霧,卻擋不住示威者進迫。在市民吶喊鼓掌助威下,暴警突然施放一炮催淚彈驅散示威者,示威者互相傳遞水樽洗眼,再搏過;示威者第二輪衝擊奪去暴警鐵馬一個,後沿駱克道前進走向灣仔會展表達申訴。

到達灣仔地鐵站駱克道出口一帶,示威大隊右轉,轉向會展方向,橫過告士打道(其時告士打道仍有車輛行車,卻讓路予示威人士橫過,而警方也負責維持交通秩序讓示威者橫過),當示威大隊的中段人潮抵達告士打道口,圍觀市民鼓掌吶喊,為能橫過告士打道而喝采。橫過告士打道,示威者抵達菲林明道/港灣道交界之中環廣場(即入境處大樓旁的噴水池小公園)聚集,在暴警防線前發生衝突。後有另一隊示威者從告士打道抵達中環廣場,卻走向菲林明道天橋右旁的路上聚集,與那邊的暴警發生衝突。

我們站在中環廣場,在暴警竊聽的陰影下接通朋友們的電話互相問候。剛出詩集的朋友立即呼籲,打電話給友人把即時所見的寫上網。這對大眾對事件有更多的理解,大概這也是改變現實的方式,尤其主流媒體在龐大的現實中隱藏了太多不想說、不能說的話,及觀看的方式。

--------------------------------------------------------------------------------------

如想知道還有誰看到甚麼…

年年︰十二月十七日記
http://the-amateur.biz/blog/2005/12/blog-post_113484520973094822.html

小樺︰
http://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

in-media︰
http://www.inmediahk.net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