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1122

願望

惹得某人生氣了,因為我過於善妒,妒忌得忍不住說出口,流眼淚,傷心難過。不安,加倍地不安。那麼想要與誰廝守,是不是終於會因此而落空,那算是那一種命,將水晶藏進胸口裡,埋進心房,每日祈禱,是不是就能保守我的愛情,保守他,讓他的臉永遠溫熱,帶著笑意,隨時隨地。

我開始不了解,很愛很愛又算甚麼。胸口中那種像要隨時併發出來的傷感,一種激烈而我無法操控排解的感情。我被擠壓得整日掉眼淚,無緣無故地傷心不已。想像泛濫,災情嚴重。無論響起甚麼歌,只要有一個音符擊中傷痛,淚會流個沒完。就像我已是被拋棄的人,被遺棄在街角,而我是被妒意拋棄的吧。被我想像中的第三者擠出來,遠遠地離開了他。被妒意逼得就要瘋掉。在邊沿之上。那麼地愛,可是我的愛已到底了嗎,為什麼我仍是未能做到無所不能的地步。
算命的說,無心插柳柳成蔭,你越是用心的事,越是難以成就。1026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