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0503

懷舊

回家去執拾舊東西,翻出舊日一大疊書信來,那時車在澳洲時我們厚厚的不可思議地詳盡的書信,跟陳仔的通信,每次也是不同的雜誌紙造的信封,上面是墨水筆的 筆跡,還有零零落落,一些舊日的甜蜜與傷痕。只是看著信封面上的筆跡,我已認得出寫信的人,已幾乎看得見信的內容,幾乎又陷日舊日的情景中。

我沒把信打開,只是瞥見那些筆跡,便覺得傷感。有些人有些事通通遠了,那時候為什麼會分開呢,那個轉折點在哪兒呢,那個急轉直下的彎口,到底在哪兒。多年後 我還是搞不懂,為甚麼會離開,為什麼會被離棄。總是習慣性地給予事情模糊的結論,概括而簡略。是我不好,或是,他不好。簡單得帶有暴力的成份,硬生生要說 成是某一個樣子。對或是錯。當然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不去碰它似乎會叫人活得更容易一點。

我把舊信件又放回匣子裡,我把我寫給某人的四十七封信一口氣丟了,卻捨不得丟棄他曾給我的。我終於捨得丟棄自己曾付出的感情。然後離開家裡,獨個乘公車回去找他,不知道為什麼,一路上眼淚像暗湧。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