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50123

[偽善]

有人說偽善。他所指的那人,在我眼中從來配不上這二字。她是的確很善良的人,對於她的朋友家人與愛人對於一些她從不認識的人。或者,因為我們會張聲去說,對於世界,對於人文的種種,我們有時甚至不自量力的說抱負,說責任,說使命,說希望。而我們不一定能做到我們想到的。於是後來結論是,我們偽善。是不是這樣呢,是不是就只是這樣呢。

我反而想起自己的偽善。

我記得有一次我跟某人說,我常想要善待他人,因為我覺得活著不容易,少一些堅忍,少一些信心,也會叫人崩潰,我們很容易抑鬱,是的,的確是這樣,為一點小事我們也會悲從中來,想起自身,想起身旁認識或傳聞中的其他女子。因此我想,既然我有自己的苦處,他們大概也有吧,於是,如何能再對別人惡言相向。我們甚至曾說笑,他日情敵受傷了悲傷的向我們傾訴,我們也會禁不住的同情起來吧。我明白,尤其對於女孩子,我們總是投射了更多的感情。

我記得我向她說,人才這麼一個軀體,別讓自己背負太多,別要太累。人漸長,我漸漸變得容易硬起心腸來,有誰傷害了我,我別過臉去很用力的告訴自己,那人不再是朋友了,我便不再理會他。我不知道這樣做算不算消極,或者只是逃避。可是我真的不願意再被誰傷害。我寧願失去一些人,也容不得再被他人傷害。而每次看到我疼愛的人被他人所傷,我便憤恨不已,總是很想叫她,像我一樣和那人絕交吧,絕交吧,別再給自己心軟的機會,別再給自己受傷的機會。

也有人說容不下批評。容不容得下,我很老實的說,我其實容不下,如果說容得下就是聽了若無其事,冷靜自若,改進自己,得人稱讚。我真的還做不到,批評我會聽(怎麼可能不去聽呢),可是大多時候我會感覺受傷會哭會向朋友為自己辯解。很懦弱吧,我常常哭,別人說我甚麼不是,尤其沒道理的,我會哭得更厲害,而對於合理的批評,又是另一種傷心。除非是相當沒道理的,才能輕輕的一笑置之。我很努力想去改變這種個性,讓自己更堅強,只是還沒做到。


標籤: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Hi my name is Lily. I was searching on a short drama that I saw when I was a little girl, called "爐邊奇話". Then I found you. I still couldn't find anything. But this fairy tale drama was so nicely shoot that at this day, I still think of it. Now that I have my own kids, I really want to share this with them. I will continue on my search. And if someday I find it, you will be the first person to know.

Nice to meet you!

12:16 上午  
Blogger ahsimsim said...

lily,謝謝你啊。我一直想把它找回來,可是找不到,多年後一直記得那些畫面呢。如果你看到,告訴我:)

3:10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