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222

[一個人住]

和他道別送他出門去然後關上大門,一個人留置在只有我一個人的房子裡。很久沒有這樣和他道別,然後整夜惦記著他。

昨夜回來旺角的家,準備當楚不在的時候好好照料貓兒的日常,晚上躺在楚的床上,懶惰的我不打算朝行晚拆了索性睡她的床,mui就在腳附近的位置,捲縮著身體像個毛球似的躺著,早上陽光曬到床舖上的時候,我還是沒有入睡,看著牠用手遮著眼的模樣,便覺得心甜。我把楚平常在家穿的大毛衣隨手放床尾,mui便踐著踐著的坐了上去,是因為衣服有楚的味道嗎,等楚回來時,她或會告訴我,那不過是因為毛衣質地好,夠舒服。貓兒現在就蹲在我旁,好像很專注的樣子,是因為那樂聲嗎?還是因為累了,在發呆。

很久沒有一個人住,很久沒有一整天就一個人在房子裡過活。我把冬天的衣服跟夏天的對調了位置,又將雜物收藏起來,放在隱藏的空間裡,盡量想讓房子顯得整齊。我一個人住的時候,就是這樣子耗費時間在房子的身上,把楚擺一旁的水松板掛牆上,貼上我們的合照,把掛牆袋裡的雜物清理好,重新放入我喜歡的唱片,它們都有漂亮的封面。我試著把各種雜物的位置變換,以求感覺更舒適。我買來了新的小玩具,一共五個才一節半指頭那麼大的小雪人公仔,排列在電視跟前,中央擺著k送我的moomin玩具,那個小角色名字叫sorry. woo。然後我試量度屋子裡最合適的位置,好掛上那一列銀色的聖誕鹿剪影造型的掛飾。房子依舊是靜靜的,我把鐵櫃上的蠟燭排放好,為楚種的小盤栽找尋容身之處,它們越長越茂盛了,如此美麗,我把其中一個舉手向上的小雪人擺放在長滿了圓葉的盤裡,情景就像雪人在鼓勵小草快快生長,腦裡便響起了不住哼著totoro totoro那首主題曲。

昨夜完全無法入睡,在床上疲憊極了還在和精神角力,終於我只有投降,爬下床,又再打開電腦繼續未完的工作,直到早上八時才上床去好好捉緊睡眠。今天終於把部份的工作完成,讓自己稍稍休息,便開始打掃整理房子。

感覺又再回到天后時那樣,我在家寫稿,她們都上班去了,我便捋起衣袖自己忙個不亦樂乎,鼓起一道氣便一個勁兒的幹活去。那時候的我心情如何呢,現在的我心情又如何。我知道我必須要忍耐心中的不安,我知道我惦記他,我知道我在等他的電話。於是我繼續打掃,為自己找樂子。
才離開他那麼一天,我們又不是真的分開了,但是他不在旁的時候,總覺得像是雙腳離了地,就是不踏實,沒處著落。我一直等一直等,直到晚上他帶我上街去,一口啖著我最喜愛的拖羅,魚的鮮美在口中融化,他拉著我的手,我才感到一點一點的回復過來。

我一直知道我有多依賴他,我一直知道我有多習慣與他一起生活時刻共處,我只是沒預料到,我可以承受的程度,原來如此的低。我心裡有一朵小小的惶恐,我知道,我心裡有一朵微小的恐懼。0434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