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206


我姊跟姊夫

[父母的驕傲之一]


我曾經很渴求得到獎項,以裝飾父母對我的期望,或縱容。他們從來沒有阻止我任何決定,包括我對愛情的態度,我即使傷心得想要死了的時候,他們從未責備我一句自作自受。

包括我對工作的選擇,我只是記得媽媽憂心的說,總是這麼晚才下班,會不會很吃力,也只是憂心而已,他們從不說一句沒出色,賺的錢太少,等電視上出現我有份參與的劇集,再沉悶沒趣的,他們還是會看,然後發現我的名字時會心的笑。

包括我的興趣,喜歡寫詩,而且總是表現出一副神經質的模樣,半夜突然起來找筆與紙記下可能無謂的句子,可能要叫父母憂心吧,前後正式出版過兩本詩集,媽媽原來也認真的看完了,她說,她看不明白,就是看了,然後每次我拿到獎,不管是第幾名,她總會說我叻,我於是便像個小學生被老師稱讚時一樣,樂上半天。跟爸爸曾經冷戰一年,我們和解的關口正好在,出版<<幽靈>>的時候,我打電話告訴他,戰戰兢兢,然後他高興不已的告訴那刻身邊的朋友,他女兒出書了,誰要訂誰要訂。

我很感激他們近乎溺縱的愛護與偏心。只有在爸爸的朋友之間才會有人稱呼我做"作家",每次爸爸聽見也是微笑。後來我又變成了他朋友口中的"編劇",聽起來同樣有著尊重。我自己最了解,我的卑微,不在於我的工作範疇本身能得著多少的尊敬,是不是普遍價值裡值得他人尊敬的一類,我的卑微全因我的不濟,不管在那一方面,我總是做得不夠好,不值得被讚賞,可是唯有在生我養我的父母跟前,我不會承認自己的不濟,並且不會感到自卑,能叫他們驕傲就夠了,他們會因著我而安慰便足夠。我曾經想,能拿獎,就能肯定他們對我的支持不是盲目的驕縱。這種想法,有點孩子氣,可卻是我真實的想法。

或有一天我會賺到很多很多錢,然後給他們以另一種形式的肯定,這是我想要做到的,我從未真正旅行過,只有一次跟媽媽與姊姊同往海南島去走馬看花,我總想到處走走看看,可是一念及父母,便覺得沉重,我想帶媽媽去旅行,我想與他們一同回北京去一趟,父親年輕時幾乎走遍大江南北,他的相簿中帶回來各地的風景,可是我們一家人從沒有一同旅行的經驗。他們大半生人過了,我總想給他們一些更實在的禮物。

這份禮物,恐怕還要花一些時間才能真正實現送給他們,但是我相信,我總會做到的。1437

標籤: ,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best regards, nice info film editing schools

6:33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Wonderful and informative web site. I used information from that site its great. » »

10:13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