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118

[掙扎之必要]

電台上,中學的師兄在說音樂,他如今是一名鋼琴家,很喜歡音樂,他說,要有熱情才能持續,主持說,那年青人如果有掙扎,就乾脆不要入行了,是嗎?馮景禧卻說,不是,有掙扎不代表沒有熱誠,他也要為生活而掙扎,也有苦惱的時候。

那句話說到我的心裡去。不住的被質疑,我向友人吐苦水,總是被質疑的時候,我苦惱不已,對或錯,從來不是那樣簡單就能劃分的吧,不是黑與白,不只光與暗。有多少人如此幸福,同時擁有巨大的決心,將工作等同畢生的理想,堅持到最後。我的工作不是我的理想,我宣之於口的同時,被無數人數落,我喜歡我的工作,在大部份時間裡,它合適我,當我感到吃力的時候,我沒有想過辭去工作,因為它始終合適我。可是我大概永不可能將它當成我畢生的理想去供養它。有些工作可以是理想,有些人可以把工作當成理想,可是我兩者也不是。工作跟理想從來於我是兩回事,我喜歡我的工作已足夠,我從沒想過我必須愛它如熱愛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包含了更多別的構成因素,包括我的家人,朋友,我愛的人,我喜愛的地方,我關注的別的生者,也包括我的創作,我寫的詩,別人寫的詩,我寫的文字,別人的文字。


作為編劇。不知道為什麼最近老是有人質疑我如何作為編劇。我說工作佔據的時間太多了,他們說,編劇的人生就是作為編劇。可是我不認同,如果說,留在辦公室的時間不成正比的多,我們每天只餘下五小時睡眠,其餘時間,剩下來的幾小時花在車程上吃喝上洗澡上,那我如何吸取能滋養創作的生活的成份,來供應作為編劇的所需。


他們的想法,我沒法好好聆聽下去了,我討厭那些論調討厭得不得了。我知道我的努力,那就足夠了吧,我不住勸說自己,別放在心上。我的掙扎不應該成為被詬病的根源,我的熱情不應該成為一種假象以博取任何人的好感,更不應該成為一種表象來爭取進升。我做到的,或我做不到的,於他們又何干?作為我,必然比作為編劇重要。作為我,請聽著,重要的是作為我。


我總希望善待別人,因為我知道活著的難處,同時我了解,活著的喜悅。可是他們不一定要善待我,也不一定會善待我,比我活得更久的人告訴我,別為他人的話而傷心落淚,別憤恨,也別怨懟。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了解,我落淚不單單因為受到攻擊,更重要的是,我的立足點太易受到傷害,太容易被人唾棄,太易受到忽略,並且如此的不被重視。


我原本一直想要善待他人。我原本一直想要如此。


我學會了只對信任的人,說可以說的話。其他不應信任的,我要記得,他們於我而言,兩者之間的關係,從來無需有太多的關懷,他們不關心我的內在,他們也不會給予我我以為,應有的人文的關注,於是我告戒自己,不是朋友的人,別投注太多的善意,免得又再得自己躲起來療養無謂的傷害。1643

標籤: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You have an outstanding good and well structured site. I enjoyed browsing through it » » »

7:12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best regards, nice info isuzu dump truck performance whirlpool bath tub spa Equalizer for car adipex look like fat women in thongs aide smoking stop Quit smoking countdown clock

10:43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