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112

[你往哪裡去]

讀過了龍應台的文章,那時節我正在車廂中,早了一點下班,便趕往灣仔的總部去。讀著眼眶發熱,車子到達北角時,我下車直直走往對面月台轉車,一邊走一邊用手背擦眼淚。

一九七七年出生,經歷香港從殖民地過渡到回歸的時間,看過很多很多煙花,一直長駐在這遍土地上,卻對她認識得太少。大學時代虛擲的所有時光,如今已追悔不來,一下子成為了納稅人之一,感覺茫然而恍惚。我還沒有走過的街道,快要成為記憶的碎片,這幾年間,這片土地正急遽的轉變,身處其中,仍舊茫然而恍惚,一瞬間就變了,一瞬就失去了。我從沒唸過香港歷史,未受過教育要如何對代國與家,我們很小的時候知道的事情,就是要俾心機讀書,俾心機賺錢,長大以後對這片土地的感情到底是如何培育出來的,為什麼眼看一幢又一幢古舊的建築物被拆卸就覺得委屈而心痛?為什麼維港變條河就覺得憤怒?為什麼眼看政府以盲目的政策來建立香港,就覺得討厭?為什麼總是會落淚,並且感到無力,每次面對那些拆卸、重建、規劃、再拆卸、再重建、再規劃。


我發現我並沒有足夠的識見與語言,來表達我對這裡的情感與想法,可是我好像隱隱然知道了,一些神秘的連繫,對自然與地球與家,可能那是與生俱來,或是從小就開始建立起來的情感,即使這所有,從未列入我們的學科之內。


[勸解]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憤恨的說著說著,而他說,你能做的都做了,你有出力。而我心裡底明白,我沒有。如此責無旁貸。1437

標籤:

1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read »

12:33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