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110

[忙與亂]

牛棚的書展結束了,他們收起"廿九几"名字的橫額,連同比人還要高的書櫃,及其餘物資一併帶回灣仔去。整個過程中我像個處身局外的人物,很累,很心焦,將責任都推往同伴身上。

回到公司,因為遲了交稿,我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不敢說太多話,不敢太大動作。在辦公室裡的時候,我也像個局外人,靜靜聽他們說的話,照吩咐辦事,憂心日後的進度,而且混身的發痛。


太多事情需要花時間去處理,晚上十一時半收工,我已經再沒精力處理任何別的事情,我好想得到一晚完整的安睡,可是不行,第二天早上八時,我又得爬起床來,靠著一杯熱咖啡喚回魂魄。他們的累大概不比我少吧,無論是我的同伴或同事,我沒資格抱怨甚麼,也沒資格推御甚麼。可是我真的累。


很多很多事情想要去把它辦好,頒獎禮要來了,姊姊的婚禮要來了,想還給楚的衣服還在公司,關於同伴的剪報還未放入檔案中,想把卡片列印好但我連印表機也沒有。有時我的確會感覺自卑,我會的真的太少,連基本的生存的技能也沒夠熟練得可以讓自己真的存活下來,靠著身旁的朋友家人伴侶同時伸出手支援,我才能好好的活到今天。聽著朋友的對話時益發感到自己的乏味與無知,漸漸我再也追不上他們的步伐,尤其他們一開始,從來就比我聰明慧黠。而這,本來就是讓我喜歡他們的原因。


自卑,同時生活還在繼續,我懂的我不懂的,能不能讓我有多一點時間來充實我的成長,讓我真的有工餘時間可以嗎,我覺得可怕,下班後即使甚麼也不幹我也只有六小時可供睡眠,而工作時透支了我所有的精神與智力,發現頭上又長出新的白髮,我拼命的轉動我笨拙的腦筋,一天十二小時拚命的拉扯自己,想要有新的點子新的點子新的點子。

不知道是因為突然而來的醒覺,或是突然而來的幻覺,一邊打字耳邊隱隱有人在哼著歌,這幾天,就是抑鬱,看不起自己。1339

標籤: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