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106

[舊友]

次楚問,會不會有一天我們變得疏離了,成了回憶中的密友。然後我夢見了舊友,我們曾一起生活過整整一年,參與對方的生活,並同供養小狗,互相照料大家的起居,那年我還在唸大學,她已經是碩士研究生,我老是缺席,醒來就在屋裡發呆,做家務打發時間。我們那時的生活很原始,也不知道是真的因為窮還是因為環境太適合這樣生活了,我們在沒有電熱水爐的情況下,整個冬天靠熱水煲來燒水洗澡,冷得不得了的時候也一樣,挽著兩壺熱水步進浴室去,把熱水跟冷水在膠水桶裡混和著洗澡,那時不知怎的還有閒情在水裡加入浴鹽。那時的情境很深刻,可是回想起來,總覺得不再真實。

那年發生的事很多,我常常失眠,睡不了的日子,便爬起來親手洗衣服,結果換來樓下的人投訴,說每夜凌晨兩三點被洗衣服的水聲吵得睡不了,我只好換日間才洗。洗好的衣服晾曬在屋外的小空地曬著,有時我跟她一起抽著煙,在我們從垃圾站撿來的破椅上坐著閒聊。
後來我們是怎樣疏離了的呢,曾經在同一所房子裡生活過的人,後來便不再聯絡了。
一年後我畢業,搬回家裡,我們便疏遠了。楚或者還沒發現,我是個天性涼薄的人,日子久了,便要遠離曾經親密的人。


我掛念她,也會想起她,可是要再親密如舊,好像又不再可能。那次在我的朗誦會上,我透過朋友找她,跟她通電話,她說,你怎麼怕羞起來喇。她的聲音還是跟舊時一樣。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是太久不知道她的消息了,所以怕生起來吧。朋友之間的情誼,要如何才確保一定可以連繫下去。


夢裡跟她又再一同居住,我帶著行李到達她的宿舍,她在教書,我呢,好像逃難一樣來到她的房間前門,靦腆地推開沒有上鎖的房門,夢裡我們沒有見面沒有交談,我彷彿在追尋她的蹤跡一樣,在校園裡遊走,遇見很多人,透過他們打聽她的事,想像她的生活,我們卻始終沒有面對面說過一句話。


醒來後,好幾日仍記起她的臉,她的聲音。或者我應該給她再掛一通電話,或者我可以從朋友處再打探關於她的種種事情,我們還可以見面,跟她並不是真的這樣遙遠。可是我真的害怕再見面時的不確定,害怕曾經熟悉然後陌生的所有附帶情緒。
只願她一切安好。0244

標籤: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You have an outstanding good and well structured site. I enjoyed browsing through it Telephone answering service boston Solicitor rivenhall Logos interior design Brand fitness equipment nz Premium generic viagra Chicago rental sports cars john greene gate openers Symbol ls 2000mx barcode scanner Jameliauniversal player mp3 counter system automatic gate for car parking Game 25 2 life 5c 22parker brother 5c 22 delux scrabble Radar detector blue mountain http://www.pur-water-filter-1.info/electric-auto-gate-openers.html

9:36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Cool blog, interesting information... Keep it UP Research generic vs. brand name adderall Print halloween bingo cards travel insurance quote online uk telephone headsets Troy botox Ultram in drug testing debt consolidation toys 94 buick park avenue ultra transmission Arthritis pain relief osteoarthritis treatment painsufferer.com

8:28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