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130

[語氣決定命運]

相識超過十年的老朋友來電,我們一聊就是一小時,她的生日我照例忙了過去,也忘了過去,還好她也照例的習慣了下來。

我們聊著關於男女情感的事,她突然訝異於我說的近乎分析的話,那種語氣。她說我從前不是這樣的,至少不是這個語氣,如此冷靜而且冷。我才突然發現,或者我已被很大程序的改變了過來,被這幾年的遭遇事故所改變。我跟某人聊天時就說過,我們廿幾歲,已經習慣了用看透了的語氣去談愛情,我們好像已看穿了整段關係的運作模式,可以想像出它的過程與結局,我們的語氣,問題出在那種語氣之上,我們從那時候開始變得如此習慣於這樣的語氣呢,自從上次從共同的居所搬離嗎?自從上一次在狹隘的小房子中失眠渡日嗎?自從學會了自欺欺人,自從真正見識到自己的卑微,自從不得不承認世界上沒有了他還是照舊在運作,我們還是照舊去談新的戀愛。或是自從你所愛的人皆不可能跟你結婚,簽下一紙可能於現世再沒有意義的婚書。或是自從,我們再不能為簡單的事情欣喜若狂,再沒有傻子在公車上便準備著晚餐,也再沒有人在窗台上放下生日禮物。沒有哭著求婚的人,也沒有哭著求分開的人了。

好像自從我們搬進某人的家,再不得不搬離的一天開始,那種認定,那種彷彿看透或蘊的語氣,便如影隨形地跟隨著我們,我們只要一討論愛情,它就替代了我們的聲音,喃喃的說著說著說著,直到我們完全相信,一段關係就要那樣被看穿為止。

我在極力的反抗那聲音,我仍想相信所有美好的事物,即便是一種極為虛惘的想望,我還是要去相信它,信靠它的。0033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