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1028

[沒甚麼]

回家的路上我一個人獨自走著,告別了朋友我在車廂裡一個人靠著窗發呆,一些往事歷歷在目,熟悉的地方原來可以在一轉眼變成回憶中遙遠而模糊的想像,一些感情在轉眼間便告失守,一些人在轉眼間便死去再重生,從今成為陌生人。

下了車我快步走回去,惦念他的身體狀況,回去摸著他的額角量體溫,老是不會分辨那微小的差別。我從來就不會量體溫,媽媽教我,摸著,等多一會身體仍然發熱,就是發燒,可是我還是沒有學會。中學時我們偶爾要作一次身體檢查,其中包括紀錄心跳的環節,老師為我們計時,數一分鐘,所有同學一同用食指與中指探著腕上的脈搏,我老是摸不到自己的動脈,找到後很快又要失掉,每次我也只好胡亂報上一個合理的數目了事。只有在晚上很靜的時候,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我才能清晰地感覺自己的心跳,在身體的各個部位,有時連指頭上的跳動也能清楚地察看出來。我老是想,連心跳都不會數,我大概真的是個遲鈍的人。

他說他很好,沒事,我於是一個人看電視,等他完成他的工作。他是個很會分配時間與安排事情的人,我信任他的決定,也不能不信靠他了,我自己本身只會把事情弄得一團糟,我仰望著他的時候,就明白,我只要靜下來,細細感受所有便足夠了,沒必要左右他生活的節奏,我不是不乖巧的,跟他一起的時候,我終於知道,我原來不是不乖巧的。是這些年來我學到的嗎,或是,我偏心地,只願聽信他的安排。或是,我終於找到可以讓我放下武裝的空間,於是我安心地閤上眼,就在沙發上靠著一個人的肩睡了。1430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