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901

[back up]

生活習慣因著他而逐漸改變,可是我感到迷茫,並且不得安靜,常常感到飄泊,於是執拾過量的衣服時就哭了。

好像我再沒有自己的家,旺角裡以我的個性擺設,可是我很少回去,那兒變成了我後備的居所,如果像電影"about a boy"裡那孩子的說法,假若每個人也是孤島,我們只有對方是不足夠的,還要一個back up,作為叫人安心的支援。那旺角的居所就是我的支援了,我必須要有一個屬於我的地方,讓我隨時可以回去,不是寄居也不是暫宿,那兒要是我的,我可以任何時候也得到安寧的地方。有了這個後備的支援,我才可以勇往直前。我害怕再回到從前一樣的處境,跟一個男人擠在同一所房子裡,我卻無處可逃。

他問我哭的原因,可是我說不明白說不清楚。那兒並不屬於我,這感覺太強烈。所有事情其實好簡單,我還沒有適應與他一起生活的細節吧,我喜歡跟他一起,我們相處得很好,可是我沒有擺放我的雜物的位置,我每次化妝得找個位置,左手執著鏡臨窗照看,單單這樣,已經叫我沮喪煩躁。我瑣碎的隨身物擺滿他的飯桌,我無論如何執拾也找不到把東西整齊存放的方法。我的東西越多,我留在那兒的時間越久,房子對我的排斥便越嚴重。

我知道我可以回去自己的後備支援,過回隨我自己心意的生活,可是我的心意到底是甚麼,當我被抱著的時候,我的心意到底是甚麼。

那大概是心理的毛病,過於不安,缺乏信心與安全感,我有時甚至感到害怕,害怕我越來越信任他,於是我的心在拉扯,既想要完全的依靠,卻又感到害怕。0123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