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622

[父親,女兒]

星期三晚上,將要回家去跟爸爸吃晚飯,當補祝父親節。家中四名孩子,我排行第二,對上還有一姊,對下有一妹一弟。本來家中決家今天晚上吃飯,可是弟弟拿不到假,我也在趕稿,折衷的方法是分兩天,另一飯局定在星期三晚上。

我的弟弟今年開始也工作了,工作的地方就在太子,很近我在旺角的家,我甚麼時候到旺角去,總要去看看他。我們四姊弟的感情說來是不錯的,我很疼我弟弟,總記得他小時候那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仍將他當成那時那個小粉團。只是我本身還只是個孩子似的,常要別人看管照料,有時更反過來要弟弟擔心,那天去探望他時,他第一樣問我的是,你夠不夠錢用呀。那本來該是當姊的我擔心他的吧。

我的弟弟今年也有廿一歲了,想想自己二十一歲的時候,已經是個大人了,怎麼忽爾那個怕事愛哭的小鬼頭如今也會抽著煙擔心起我來。看他說話時的模樣,他到底是怎樣從那個四歲的模樣,一下子超越了那些年歲的時空,變成今天這樣一個大人。總覺得匪夷所思,關於那些失掉的歲月。

大概父母看待我們也是差不多的心情,我們年歲漸長,瞞著家人經歷很多的事,他們不知道在外面我們受的挫折,也不知道我們是怎樣被改變的。他們一定有過很擔心也很傷心的時候吧,我總記得,有一次我剛開始跟某人相戀,妹妹知道了,很擔心的說,家姐,我不想再看到你失戀的模樣了,這個是好人嗎。她說,每次我哭,她也會哭,媽媽曾擔憂的跟她訴說,最怕看到她的女兒我,受感情上的傷。她怕我承受不了,會了結自己的生命。

跟爸爸經歷過一年的冷戰,我們在我的第三本詩集面世時和解。像我爸爸那樣硬性子的人,他卻愛我們幾個孩子愛得不得了,為我們傷過很多次的心。我決家搬離家的時候,他其實從未真的說過不行,我知道他不喜歡我這樣決家,媽媽說,爸爸總覺得女兒能跟在他身邊的日子不過幾十年,往後更長的人生都要跟著丈夫過活,為什麼還要縮減留在他身邊的日子呢。這種話,聽見就心酸吧。最愛我的男人,一直是那個板著臉在家中不作聲的那人。他照顧著我們,我從小到大從不曾真的覺得有甚麼不足,我們的家境不算很好,可是吃的穿的一直不缺,爸爸是個務實的父親,他那英雄形象一直留在我心中,那時他還沒有退休,我只是中學生,總是很喜歡跟他回去八鄉那幢消防訓練學校去。爸爸在那裡的時候,又是另一種悠然自得的模樣,我知道,他一直很喜歡自己的職業。

爸爸很少跟我們說起他當消防員時的經歷,媽媽說,那是他不想嚇著家人,不想讓我們擔心。在我心目中,消防員是英雄,我的父親是英雄。偶爾從爸爸的朋友中聽來他的事蹟,總為他而驕傲。我曾聽過朋友說,他最不願意像他的父親。這種話,對我來說,是無法理解的。我小時候曾巴不得自己是男生,然後跑去當消防員。

那天在公司開會,大家在討論最後幾集的劇情,我們說到父親跟兒子之間的感情,我記起第一次看到爸爸哭的情境,那時我們還住在公屋,小小的房子擠著六口人,那天我們一同圍著餐桌吃飯,爸爸收到電話,他聽著,突然就流下眼淚,我看著他的眼淚滑落,愣住了,然後爸爸告訴媽媽,我們一位阿叔在外地過身了,媽媽也跟著落淚。那一頓飯大概我們一家到底也沒有吃完吧,我記不清楚了,只是無法忘記爸爸的眼淚,他真的很傷心很傷心。到現在,我還是記得,還是感覺得出那時他的難過。

父親在家中一直扮演著惡人的角色,罵人時很兇,我卻仍很嗲他,直到我們冷戰的事發生。我跟媽媽的關係看來比跟爸爸的親厚,可是我知道,爸爸其實很疼我,從其他家人的口中聽來他對我的評價,我就能了解自己的任性。爸爸原來很不願意開口責難我,他說,姊姊雖然脾氣大又倔強,可是不記仇,咪咪(我在家中的暱稱)卻會記很久很久,氣很久很久。而且我很易哭,他說最怕我哭,我哭得兇了還要氣喘,更讓他擔心。當我不在場時,他會跟他的朋友說,我是個寫書的人,於是,每次見到那些uncle時,我總會被喚作"作家",爸爸的朋友慣於以"出書果個女"來形容我。剛開始的時候只覺得尷尬,後來,親歷其境,才知道,那是父親對女兒的驕傲。他大概不見得喜歡詩,可是他願意將我寫詩造碼子事認真當一回事,我卻真的感動不已。

我的父親,只希望他永遠健康,永遠快樂。男朋友問我,會不會送禮物,我真的不知道可以給他甚麼,我只願不再讓他為我憂心,大概已是我能力以內,最好的禮物。0121


[父親,女兒 2]

朋友說起她的父親,那是另一個叫人感動的故事。

朋友跟男友拍拖有好幾年了,突然有天被父親"教訓"了一頓,問她到底有沒有真的計劃過將來,跟男朋友是不是認真的。

我這朋友個性純良,一直希望過簡單的生活,想結婚生子一生一世,這樣的逼問只會令她委屈,眼淚一直的流。可是聽她說下去,我卻眼圈也紅了。她的爸爸說,要是他真的愛你,要像我愛你媽媽那樣,給她禮物,給她細意的關心與照顧,為她的將來設想,他說,你們拍拖有四年了,那一次他送你的生活禮物是你真的喜歡的?你們一年去一次旅行,又怎麼能儲錢?

朋友告訴我,她那平實的父親不懂名牌,只是從兩個女兒口中知道世上有一所賣首飾的店,叫tiffany,他於是偷偷翻看女兒留下的目錄,記下地址,人生中第一次顫顫驚驚步入那所名店,給她的媽媽買下一枚鑽石。想像那樣一個父親,他如今要求,愛我女兒的男人,也要像他一樣,如果他能像我愛你,像我愛你母親一樣的愛你,我才能放心將你的人生交給他去照料。

這樣的愛,我們作女兒的,大概是用盡一生也無法回報的。

標籤: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