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614


一年前
by k

[會做果凍的人]

晚上回去,他親手造了士多啤梨藍莓果凍,打開冰箱,果冰漂亮地凝固成淡黃色的晶瑩,上面浮起被凝住的果肉。我總是被他的舉動所感動,我可能是一個易於感動的人。當我換轉位置,從沙發走向書桌旁打開手提電腦,準備上網寫我的日記時,他會替我把電風扇挪移到風能吹到我的位置。我把煙擠熄在玻璃碟後,轉個身,他已把碟子洗乾淨了。換洗的衣服,在不為意時,已被人摺疊好放在一旁。

我被很細心地照料著,幾乎一動不動,已能得到所有日常所需。他說他不是一個浪漫的人,曾被投訴關注太少,不用心聆聽,只顧工作,可是我看到的他,卻是完全另一個人。對我來說,經歷這些年了,我對愛情會有甚麼期望呢,我只想簡簡單單,一起到老,大家互相愛惜。而所謂浪漫的點子,就是他為我做的那些細微的事情,我們還需要把煙花燃放天上,才能成就一個吻嗎?那都是電視電影上的情節。每次工作時討論男女主角的感動位,我們總要幻想許多情節,可是聽聽我們自己的經歷,更微小的,都是感動。

我跟朋友說,我就是需要像他這樣的一個人。

他告訴我,我比他遇過的其他女孩子更需要人照顧,很倚賴,總是賴在他身旁。我的確是一個這樣的人,可是他給我的,遠比我想像會得到的還要多。他不知道,兩個人在一起時,每次他捏著我的手,輕輕地搓揉我手指的每個骨節時,我是感動的,溫暖而窩心,這些都是感情,都是關愛。能跟他一起,兩個人和諧地相處,每個微小的時刻,也叫我感激。


[懂得生活]

我們是不是活到某個年紀,便會懂得生活。生活包括了那麼多的必需,我們如何界定甚麼是一定得要的必需品,甚麼不是呢。

有時我坐著發呆,總在想,所謂的理想,我的理想,一些我真正渴望做到、渴望完成的事。我總是說,只要你真的想要,你便會得到。問題是,你想要的到底是甚麼。你已經擁有了追尋夢的許多條件了,不愁穿不愁吃的,可是你反而迷失了吧。愛情像一個港口,當迷失時走進去停駐,總能讓人安心。我告訴我的好姊妹,我真的想要一段和諧的關係而已,而曾經有人告訴我,那不是你的天命。

接到前輩的電話,提到我寫的一首詩,它的命運已經被定奪了,我沒有很大的感觸,我很希望自己是天材一樣的人物,寫的詩驚世地動人,可是我真的不是這樣的料子,詩已經給了我這樣多的安慰,給了我唯一可清晰地思考的空間,像我如此糊塗的一個人,常常笨得甚麼也想不清,唯有在詩裡面,我可以找到思考的形式。我還可以貪婪地指望我因為詩而得到多少的獎賞呢。我當然羨慕那些天才,很羨慕我身邊那些出眾的人物,他們總是活得充滿光彩,充滿了才華的風采。但我也知道,以我的能力,我已得到了很多很多。

我只想讓生活被了解得更透徹,我越懂得它,我的夢想才是越貼近我的時刻。0211

標籤: ,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