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512

[恐怖突襲]

弄了兩個人份的雜菜湯,給自己滔了一大碗坐在電視跟前吃著喝著,突然一隻肥大帶翼的黑色甲蟲類物體飛來,撲在我的大腿上,我吃驚大叫,站起時,牠竟飛向我的晚餐,在那美味的湯水之中淹死了自己。

我從不知道原來當我獨自一人,被不知名的可怕昆蟲突襲時,我竟然會在房子裡叫救命,還被嚇得站著哭了一分鐘。我致電房子的主人,他的聲音出奇地冷靜。我沒法子,自己處理了屍體,然後把本來留給他的那份湯一口氣全喝掉。0054


[過份緊張]

上班,頭痛。花三小時重新適應辦公室裡的空氣。才一個星期沒回去,辦公室已有了不少改變,返回我們的會議室,其實感覺更像唸書時的課室,差不多時間同事便會聚集在一起,每天只有兩次休息,一是中午的午飯時間,下一次要等到晚上,七、八點來了,到樓下的飯堂吃晚飯。急於要讓自己重投討論之中,可是我辦不來,一直到晚飯後頭痛才消失,我鬆一口氣,整日終於聽見自己開口說話。

看朋友的一篇短文,她說到假期,她說不一定要待到假期我們才可以怎樣怎樣。我好像醒過來似的,這句話在我腦裡迴響著。工作佔去了我每天九成的時間,我坐著發呆的時候,心裡仍惦著那未完成的工作,放著未寫的稿,我睡了還是會夢見公司裡的人公司裡的事。而這樣的情況要一直維持到七月嗎。每次想起也感到窒息。

為什麼呢,人從前也是為工作而忙的嗎?我有時會懷疑,為什麼生活一定得要這個樣子,精神緊張得不得了,老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好,寫好了的稿不敢重看,總以為寫得太爛。未寫的稿好像也一定是爛貨色。我這次似乎真的太緊張,是因為我感受到自己的極限了嗎,我在他的房子裡等著他回來,我開始變得倚賴,電話裡他的聲音總是有點冷,我必須要看著他的臉才能真的放鬆下來,我撒嬌,也忍耐,可是已經個多星期了,我似乎還是無法釋放從工作而來的那些壓力。壓得我又在發呆了,一身是汗。

朋友的事我已經無法追上,無法緊貼她們的感受與想法,有益於身心的所有活動,我再也無法參與。星期天那夜回家去,吃著妹妹親手弄的楊枝甘露,我想,為什麼我不能放鬆一點,找個空檔來給自己給身邊的人做點甚麼。他教我,生活越困難時,越要為自己找尋休息的空檔。可是我還沒有學會。我知道我已經繃得太緊,肚子的不適、頭痛、睡不穩,精神上的緊張,反映在不堪負荷的身體上。

我想要怎樣生活,我想,我想相信我只要繪畫得出我理想中生活的藍圍,我就有能力去實現它。0124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best regards, nice info »

9:48 下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read » »

9:45 下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