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421

[面向我]

我醉了的時候,準會哭,哭著會說很多話,會不斷向別人道歉,會悲哀得受不了別人的安慰,會記起最傷痛的往事,會掙脫別人關心的擁抱,掩著臉痛哭,直至我累透了,才一身汗水入睡,然後第二天醒來,頭會痛,眼睛浮腫如像剛被人無情地捧過。

他在我醉酒時一直照顧我,等我真的醒來了微笑著的時候,他告訴我,我醉了以後,像另一個人似的。我問,那個人是個怎樣的人。他說,很悲觀。

我整個抖了一下。他說中了我的本質,他看到了。那個才是真實的我。我在他面前,大概是卑微的,他總是奇怪我的卑微,他總會說,你在之前都遇上怎樣的人。我會立即記起wallis說,要記得你的驕傲,然後你將因而變得完整。我記著她的話。我一直在掩埋我的悲觀嗎,我的本質,更準確的說,那是一種近乎悲哀的情感。我相信愛情,可是我被一次又一次的擊倒,於是我害怕再相信,於是我說,我不再相信了。我要花多大的氣力才能去相信。還可以信甚麼呢。我們都捱過了那些苦難的時刻,然後變得小心翼翼了,然後變得猶豫。喜歡一個人是那麼簡單的事,那麼容易我們就要付出感情去建立關係,可是,我們可以信靠甚麼呢,時間不可靠,時間無助於感情的滋長,感覺不可靠,承諾也不可靠,我們要如何才能回復那個簡單得天真的自己,只要喜歡就以為可以一直喜歡到底。我一直不能抹去我單純的期望,喜歡到底,這是關乎一輩子的事。

我一直想能做到,執著誰的手,便與子偕老。我們都愛過一些人以後,會發現,不能看著彼此終老,是種怎樣的悲哀。最難過的時刻,不再是你要跟他分開了你不再愛他或是,他不再愛你。更深的哀傷來自,你知道,你們將不能看著彼此終老了。

小時候聽"似是故人來",只喜歡那些美麗的歌與詞,後來在二十六歲的夏天,我與某人一同重看"大時代",慳妹跟龍紀文一同離開方展博,二人結伴四處旅行,給方展博寄明信片,附有她們美麗的相片。她們後來在大結局臨近時再回來,兩個女孩子在卡拉ok唱歌,她們唱的,就是"似是故人來",我看著那畫面,聽著那歌。"留下你或留下我在世間上終老"這一句叫我落淚。
我想我終於明白歌中述說的悲哀。

讓別人看到真實的我,叫我感到一點恐懼,但是我知道,他必須如此直視著我,面對那個我,那可能陰暗的我,可能過於沉溺的我。沒有那些陰暗的傷感,我何來那些包容與溫柔的力量。我如何學懂珍惜與感恩。如果他因此而別過了臉,我們又如何一同活著去過這以後的每一天。
我們都有著過去的負載,因此我學會了體諒,學會了憐愛今日經過了那麼多傷痛的人,學會了疼惜那些都傷過心的人。

可能這些要求都過盛了,叫人無法承受,要讓別人愛惜你的明亮,也同時愛憐你的陰沉,並不容易吧。但是我知道,必須要這樣。我們也必須要這樣,才能牽著手繼續生活。0400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