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427

[時間]

剛好一個月的時間,那天他第一次牽著我手,是一個月前的二十七號。晚上和他道別時心緒不寧,毛躁,而且想哭,我懷疑是荷爾蒙的影響,也懷疑是時限的恐懼叫我不安。身上沒有手提電話,我好像回到中學時代一樣,站在地鐵站外的電話亭裡不斷投幣,來延續與他的通話。
他說,我記得,那天是二十七號。我們在電話的兩端,我一邊恐懼落淚,他一邊安撫著,來迎接這第一個月。


我不應該數算時日吧,可是時間對我來說有深刻的意義。我的歷史總是一片一片的碎片。我總要花費很大的氣力才能湊拼出關於往日的一個概略,聽他說起往事便要驚訝於他的記憶力,每個人,出現的年份,離開的年份,他也記得。我能嗎,我只記得細節,最細微的不著痕跡的細節,以及細節引伸而來的感受。感受的深刻卻匪夷所思地保留至今,當時的痛或快樂,到今日仍是痛仍是快樂。

如果我們能好好的相對下去,你要記得我們一起的年份。那是我經歷過很多的動盪過後,重新開始再相信的時刻。0325


[胖日子]

工作開始忙了,晚飯也得留在公司解決,吃著吃著,再吃下去,我會哭的。最近發現自己真的開始長肉,眼看自己賤肉橫生的那副模樣,唉。

好像是二十多歲開始就不曾有過真的很胖的時候,體重一直徘徊在自己安心的刻度,除了失戀、生病,也不見得真的有特別瘦弱過。

前半年的日子,飲食的習慣其實相當的壞,每天午餐就是一個從地鐵站美心西餅買到的麵包,我很愛吃美心的蛋糕三文治,長方形厚厚的蛋糕,上面還有果醬酥皮,甜甜的,很合我口味。從前還住沙田的時候,AONE也有一款相類的小蛋糕,那酥皮比美心的要好吃,上面還灑上了白色的糖霜,幾乎讓我每次經過也要吃一件才滿足。午餐除了那樣一件蛋糕,就是兩杯咖啡。晚上回到西貢自己的家,情況好一點,我會自己弄晚飯,一菜一肉兩款菜色,加上白飯,小半杯可樂+伏特加,或一小杯梅酒,就是一天的食糧。

離開西貢那個暫時的家,吃得全不像樣,有時晚上根本沒正經的吃過甚麼,回到天后,人累了,沒有精神給自己弄吃的,隨便在街上吃過麵,或回到家中吃玉米片,又是一夜的晚餐。好幾次,想起自己一整天沒吃過甚麼,就到7-11去買了大龍鳳茶樓的叮飯,叮熱了挽著回自己的房子去一口一口吃掉,感覺總是很寂寞。

直到跟他一起,我們有時間總會一起吃晚飯,如果星期天不用上班,我們會一起到街市去買菜,晚上他便會一個在廚房洗切準備晚飯。我喜歡跟他一起吃著他弄的家常菜,他會弄蒸魚,總說是簡單的事,我卻一直沒法克服逛魚檔的恐懼,我怕那些滑溜溜形貌可怖的田雞,也怕看到魚瞪大眼橫躺著,說怎麼也未敢用手接觸魚身。他會讓我忙自己的事,我對著電腦工作,回過神來時,晚飯已給弄好,我們坐在一塊,看看電視,說些平常的話,晚飯時間便如此過去。飯後我們一同躺在沙發上,要是不用繼續工作,他會給我早冰好了的白酒,我們就一同喝著,享受著那空間裡所有的平靜。

我想我便是給他這樣養胖了的。這樣的胖,也真的不好意思去計較。


[平常]

平常的日子,我們在同一所房子裡,我們躺著時會牽著手,我們有時不多話,我有時會跟他說說叫我失去忍耐力的事,他也會說起他看不過眼的人事。我們弄吃的,一同逛街市,我們也有著分別的時候,我一個在商店裡逛,他回家去工作,跟他相對著,或分別時,也平靜而愉悅。兩個人一起的時間,原來都不過是如此的平常。這種平常對我來說,卻如此珍貴難得。沒有生生死死,只要簡簡單單,沒有謊言,沒有背叛的必要,沒有多餘的激動,沒有第三者。那天晚上他把櫻桃擺在我跟前,然後又給我他弄的西柚甜點,這些細微的事情,都讓我感動,而且感激。我說他待我很好,就是這樣的細緻的關心。那可能是他的本性,但對像我如此粗心的人,他的仔細總是顯得份外的難得。

工作真的太耗費時間,常要開夜,晚上回去也得工作,恐怕那閒靜的星期天也快要失去了。我開始懷念那些時光他的細心,那些美味的晚餐,早上簡單的早餐,飯後的白酒,隨時在我左右為我放好的隨身物,他彷彿總是先我一步為我準備好所有。

真的,如此平常的日子,我只願能一直這樣平靜下去。0406

2 Comments:

Anonymous 匿名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read » »

4:17 上午  
Anonymous 匿名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it? Interesting read »

9:11 上午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