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408

[這樣的自己]

我很安心地寫我那些囈語,這夜才知道,他原來都看到了,我感到一陣奇怪的害羞,因為他說起我寫的詩,我幾乎要面紅了。我說,你不會看得明白吧。其實我把詩寫得很白,或者如他所說,我就是想要讓他看到的。

我曾經懷疑,像我們這樣,會不斷地書寫自己的人,這樣的女生,會不斷地想起自身,自身的個性與經歷,如此慣於沉迷,無法避免瘋狂的,我們這樣的人,是不是真的難於跟任何人一起好好地相處,即使是我們的同類,為什麼一旦換了是男孩子,你一旦愛上他,就要讓事情變得充滿悲劇性,俗套而陳腐。為什麼會這樣呢。楚曾說,跟我們這樣的人一起,對方會感到吃力,然後悲劇又會重演。

我於是努力想避開這陷阱。


[相信誰]

他說的話總是動聽得叫我不知如何是好,是過於動聽了,我感動,可是我不敢相信,我怕一旦相信了,就會傷心,如何才能將速度與力度都準確拿捏,我心中的那道尺,一直都不對勁,我想起自己有過的那些瘋狂的時刻,就怕我會傷害到對方,我一邊怕自己會被傷害,一邊擔心我過量的感情會叫對方受傷。感情這回事,真的不易。為什麼仍然沉迷。是擁抱的關係,或是吻的關係,是被珍視的關係,或是單單因為愚昧。當我仍然無法相信的時候,我感到,我正在跟自己角力,每次我想要相信他的話,就要吃力地抗爭。我們還有時間吧,我們還有足夠的耐力去治好彼此吧。我感到我再不可能更懦弱了。對於一再的失望與背叛與分離,我知道,我再承受不了更多。
我悄悄許諾予自己,我再不能勇敢地承認我喜歡,也不再有勇氣大聲宣告我的諾言。我怕一切又要落空時,我再翻開舊日的每篇日記,都得面對那時那個誠摯卻又過於天真的自己,怕再去看舊日與今日的對比。

我只想感謝他前來了,讓我還可以依傍著誰,讓我還可以盡力去相信,雖然這一切都不容易,但是那所有的溫柔,我抱在懷裡時,總是感到很暖很暖。0243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