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322

20040322

20040322 [好勝]

我是白羊座,大概相當的典型,既衝動又好勝,喜歡當領導的位置,慣於將不用範疇的朋友歸納一起,對感情,愛恨分明,一旦被傷害,便要設法報復。幾年前看到 "好勝gigi"的那個勝利笑容,我很明白她的快樂,她的笑容無意傷害任何人,只是由心的感到快樂--能與自己所愛的人排除萬難地相戀。然後她為她的笑容 付出了代價。

大概白羊座的因子使然,我喜歡勝利的感覺,討厭輸。簡單如同行,能走快一步也好像贏到了甚麼,兀自的高興著。可是好勝的另一附帶反應是,輸不得。我無法定斷自己是否輸不起,因為徹底的好勝當中,沒有輸不起這回事,輸得起也是一種勝利。

可 是感情事到底有沒有輸贏之分?當我們喜歡上一個人,要如何才算是贏了或輸掉?他愛我就是勝利嗎?他不愛我就是輸嗎?他先開口承認愛我就算我勝出?或是誰先 承認誰輸?我們都明白,在這種事惰上面,沒有輸贏,如何計算也不能簡單地二元劃分,正如那所有感受,總是複雜而多變,語言永遠跟不上它的步伐。

我很了解沒有所謂的輸掉,但我清楚記得,我曾以為自己已贏得了全世界,因為他一個眷念的眼神,我以為勝過了得到全世界。而今我害怕這種自以為是的天真的喜悅不會再降臨,更害怕萬一來臨了,便得去承受那必然的相對的失落。

[被愛]

所 以我跟楚說,我害怕得要死,不要讓我再愛上誰吧,我如何才能掙脫這所有恐懼,我跟朋友愉快共處,那樣的時光,我彷彿永遠站在和風之中一樣舒暢而無懼。總有 人可以輕易說,你不放下就不健康,躲進朋友的關愛之中不是生存的合適方式,總會有人從待你好的角度出發,來傷害你,而他說,你的朋友都太愛你,才不會說不 中聽的話,除了我。因此你必須聽聽我的話,忠言皆逆耳。可是這個待我好的人啊,你有聽過我朋友說的話嗎?為什麼他們表現愛我,你便會感到他們的愛是溺愛, 將害我無法健康生活下去?最不健康的方式,是違逆自己的個性去存活。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那 些愛我若此的人,他們溫和而體諒,因為他們知道,當我已陷入無力的困境時,我病倒,我失眠,我哭,當我無力去應付一切基本的生活時,他們關注的,不是我對 情感有多執著,他們只是來,讓我的身體得到休息,他們說,身體好了,人便會精神。一些事,道理已聽得太多,歪理也聽得太多,我們總有自己相信的一套,那一 套,就是我們的生存策略,誰會比我自己更清楚,我要如何才能活下去,誰會比我更了解我的懦弱與堅強。

我討厭那些人的論調,太多人愛護你並不健康,會讓你沉溺。討厭至極,如果我是病態的我是沉溺的,我只想讓他們知道,無論真正的原因是甚麼,絕不因為有人愛我。

我為愛我的人,正堅強地過活,以回報他們的耐心與憐愛。0147

[你快樂]

我 曾憤恨,然後漸漸平靜,然後是原諒,原諒你也原諒自己。我們可以用很多動聽或相反的話來了結一段到後來,再不愉快的關係,我可以恨很久,也可以愛很久。我 不懂得這當中的轉折,我做對了多少,又錯了多少。眼看你愉快的微笑,我發現,無論我曾經多恨你或多愛你,也不再重要了。從今以為,你的快樂不等於我快樂, 你快樂也不再引起我的傷感,這就足夠了。我總會記得那些傷害我,令我失去價值的說話,但我總會因為你的笑容而感到不知因由的寬慰。

我 慶幸我終於活過來了。無論我是否給你祝福,你也會一樣生活下去,無論我們是否再親密如舊,我總曾是你身旁誠心的支持者。任何事也過去了,並不輕易,但是, 放手的一刻縱然如此艱難和漫長,放手了,終於,我們也只能是自己,以獨立的個體繼續愛恨下去。總希望你愉快,而無論往後你還記得關於我的多少,總希望你快 樂地記起,或快樂地,全然忘了。重要的,總是快樂與否。0221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