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311

20040311

[關於自己]

生活就在工作、閱讀、跟朋友聊天之間建構起來。差不多兩星期了,外在的規律平衡了內心的騷亂。這是最健康的生活法側。

對於自己,總是有很多不能把握的時候吧,我轉而將過往投注在愛情的精神,投入對自己的探索。貽興的發佈會上,遇上很多人,也聽到相同的關切的慰問,他們總 在問我,你沒事吧,你還好嗎?這情境叫我想起幾年前的自己,在大四的時候,O'camp,我喝醉了,當夜完全的不省人事,第二天醒來,完全失去前一夜的記 憶,迎面而來每一個新生的臉上同樣掛著擔心與關懷的表情,在向我問好,因為他們的說話跟表情如出一轍,叫我在往後每次回想起這一節的片段,也分不清他們個 別的臉容,好像他們已成了一個整體。當時我感覺吃驚,我聽著看著他們的關切,心中只有一個疑問,我昨夜醉後的情況一定很嚴重吧,嚴重得叫每個遇上的人也不 由得的擔心起來。

昨 夜的情況如此熟悉地重演。而這次我心中拿捏得相當準確,我沒有遺忘任何細節,我的確經歷了很窘很難堪的處境。心情難過得不得了,我大喊著說我第一次嘗到了 後悔的滋味,而我要後悔的事情竟這樣多。如果真的有死而後生這回事,我想其實我不過在通往死的途中就急急拐轉了彎,我還沒有陷入幽谷便退身了,努力執著僅 餘的一點自己,一點自尊,想要以我能力以內的方法,重塑我整個人,安排以後的人生。

我 已經很懂得如何應對那些後來不再愛我的人,我應付不了的只是我自己,那劫後餘生,殘缺不全的自己。如果說得老土又明確一點,我想,我的靈魂在這段時間以 後,真的累得不堪,失去自信,失去安全感,我累得不能再相信所有人所有發生過的事。那一刻的我,寧願推翻一切往事,來換一個生存下去的立足點。但同一時 間,我得到了很多很多的愛護,遠遠超出我曾為他們付出過的份量,我被痛惜著,被勸慰著。我那失去的自我,是再也尋不回了的嗎?或是,她其實每時每刻也在成 長,只是我不了解成長的法則,不是挫敗就等如摧毀,不是受了苦就等如得到教訓,關於靈魂,我總覺得,她正在獨立於我的身體在存活,她的成長不同於我身體的 成長,不管她承受著的是快樂或是歡愉或是孤寂或是傷痛,不管她在忍受的是憤怒或是難過,她總在成長,長成超出我預計的面貌。

我彷彿又再認識了自己,一個在往日與日後交接之間的自己,這個時態如此弔詭,我們總是存在於這個時刻之中,卻不是時時能察覺這事實。

我 給每個人的回覆也是相同的,我說,我很好,沒事,真的,最近也很好。我是誠心地說的。我相信我的確如此。我無法確定下一次崩潰的時刻會在何時因何事來臨, 但我已見識過自己與他人的力量,無論是關於建立或摧毀的力量,我已見識過了,日後,再發生時,至少不致於驚恐若此,失措而驚懼。

謝謝你們每一個人。0231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