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220

[記夢]

昨天的早上,十時爬了起床,抱著比比回去自己的家,呆了一會,又上床睡了,前一夜睡得不穩,我想還有時間不如,不如多休息。然後我夢見我的父親,他已經一頭白髮,我夢見我與妹妹跟他同行,在公車上,我們穿越像郊外的地方,車上擠滿了人,車到了某個中途站停下來,父親步下車去,隔著車窗跟車上的陌生人聊天,他好像抽煙了,我猜這是他特意走下車去的原因。我跟妹妹站在車門旁的位置,身上都背著行李,我們像到了異地旅行,可是四周的景色跟香港無異。過了一些時間,我將脖子伸出趟開的車門,想看看父親,這時才發現,那一直在跟陌生人聊天的男人,根本不是我的父親,我心裡突然湧起一陣恐懼,我朝車上四望,也看不到他的蹤影,這時,車子開動了。我徬徨而驚慌,車子飛快地向前驅動,我望向車窗外急速後退的風景,妹妹不知所措望向我,終於我向著司機大聲吶喊︰停下來!停下來!司機倏地將一切停頓,我在車廂中叫喚我的父親,你在嗎?爸爸,你在嗎?我跑到車子的上層,再喊一次。可是,我找不到他。
然後我哭著醒來。

整天我記掛著這個夢,我在下班時給家裡掛了電話,爸爸接聽,聽到我的聲音,以為我找媽媽,只著我等等,我說不是呀,我找你呀,他愣了一下,我胡亂的將話題接下去,跟他聊了幾句。最後他還是將電話給了母親,我告訴她,我其實好掛住爸爸,還給他織了冷頸巾。母親告訴我家中的門鎖都換過了,我那天回來,記得先打給她,確定有人在家裡。我說好。她說新的鑰匙明天讓妹妹帶給你吧,我也說好。我其實想立即就回到他們身邊。

電話掛斷的一刻,我感到孤獨。走在銅鑼灣繁盛的街上,我很想念他們。這幾天在工作時,集中在討論家庭中各人的關係,要想出劇中人倫理線的發展,我說起我那嚴厲的父親,在我唸大學時,他曾掌摑我,讓我哭得透不過氣來,還大嚷著要離家。可是,我知道,只有他才是世上最疼我的男人。我不知道我愛他愛得夠不夠,只是,我終於也發現,只有他,才是讓我最心痛和掛念的人,這一輩子,我也不要再跟他失散。0325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