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205

[詩聚]

晚上跑到美孚去,參與一次小型的朋友式的詩聚,拜會前輩,沙啞著的唸自己的詩,討論以普通話跟廣東話寫詩時的差距。他們大多數人以普通話說話,我以蹩腳的普通話吃力地發表我簡單的意見,希望這次不太像在說日文吧。詩聚大概是這樣子最舒服的,人少少,大家都認識,專注的聽,也專注的讀。很多人說,詩是小圈子,其實還有甚麼是大圈子,我在幹的所有事,最後得出的結果,我追求的,也不過是跟同道者同行的時光,小小的圈子就足夠了,我應付不了太多的人,也無法跟太多人溝通同時確保他們真的在聽,我真的在說。

在小巴上翻著黃敏送的"秋螢",好漂亮的黃跟紅,翻著就喜歡的小小的詩刊。我讀著自己的詩,感覺突然如此抽離和陌生。我漸漸忘記自己寫過甚麼了吧,就像我漸漸忘了那條通向舊居的路,能放手的,不能放手的,我打開掌心,裡面有過甚麼呢,除了那些跟命運秘密地連繫上紋理,我還期望當中有甚麼呢。0223


[原諒自己]

我當然知道這個時間這樣的精神狀況這樣的身體,應該好好的睡去,多休息,讓自己回氣,再繼續未完又拖得太久不得不了結的工作,但我睡不了,胃翻湧,我的胃成了海,它在起浪,一時蜂湧一時平靜,我想睡醒便會好起來,但我睡不了。心中牽掛太多,就會失去睡眠的安穩,天氣真的好冷,我穿上睡衣、毛衣、我唯一的厚大衣還蓋上被子,可是手指還是冷冷的,可是腳丫還是冰一樣。

我想念兩個人的被窩裡那些暖,可是我知道那都是暫借的時刻。怎麼可能再想念下去,怎麼也不可能回到那時候。

我終於知道,我要先原諒自己,才能放棄那些無用的期望。我一直沒有原諒的不是他,他待我好不好,他愛我夠不夠。我沒有原諒的原來,不是關於他的種種。我一直執拗不肯原諒的是我自己,我原諒不了對他的背叛,原諒不了我的任性與脾氣,原諒不了我愛得太膚淺。不是他待我好不好,而是,在僅有過的時間裡,我一直做得不夠愛得不夠。原諒自己吧,我在說服我,已經過去了,即使我愛到底不出錯不犯錯,也都是過去以後的假設。無論怎樣,我跟他已完結了。完全的完結了。

天亮時江記要上機到柏林去,我告訴他,等他回來,我希望我能完全的復元過來。我有半個月的時間來原諒我,我真希望我能做得到,然後,我要忘了我犯過的所有錯,衷心的祝福我愛著的每個人。0612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