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124

[家人]

回家兩天過新年,看到爸爸的臉時,我好想哭,我到底多久沒有回家,我問自己,你要任性多久,要所謂的自主多久,我突然好想搬回家去,我已不再習慣留在家中過我的生活,可是我感到,在外面遊蕩的日子,或者不應繼續下去。如何平衡才好,我想我要多點回家去,至少這一年,我還不能搬回去的時候,我答應他們,我會常回來。爸爸老了,我心好痛,我的心情不好,我於是決斷地跟某人劃清了界線,我想一步一步重新調整我的生活,我好想,真的,這就是我04的願望了,能好好的平衡我的生活,一方面繼續在我自己的空間裡作我想要做的各樣事情,一方面,用盡我的氣力去愛我的家人。

我好像離他們很遠了似的,隔了一道狹窄的港灣而已,我卻給了自己太多的借口。回到家裡,我沒事可做,上不了網,也工作不了,可是,我突然發現,或者無事可做的時間,才是我真正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我睡不慣,由一個人睡,到兩個人,再返回一個人,不過是回到起點,我發現,一切也只是重新適應一次而已,重新努力一次,重覆一次步調而已,我過去的,都是借口。

我只願我的父母可以身體健康,等待我成材,我有好多願望,我想跟爸爸媽媽一同到北京,那是我們的首都,我不算愛國,但在我可以到達其他地方以前,總想先看看自己的國家。爸爸已經去過很多很多的地方,他一早到了北京,到過長江三峽,看過那還未建起堤壩的風光,未被水淹的山川,他到過桂林,傳說中山明水秀的地方,他攀過黃山,看過雲海中的日出。他旅行時拍的照片,小時候我總要跟姊妹笑著說,都是同一個甫士啊,然後,我漸漸長大了,竟發現,我最想的,不過是學他一樣,在不同的地方擺那同樣的甫士,我想,看看我爸爸眼中的那些風景。

我穿上爸爸吩咐我一定要帶走的大毛衣,真的好暖。我花了好多精力去愛過一個男孩子,然後整個人都累透了,回頭時,有一個人仍然愛我,將我當成孩子,他說話時總是冷冷的,語氣很兇,可是我知道,只有他一直愛我如昔。我不敢對他說,其實我也愛他,不敢讓他知道,看到他老了,我好難過,他在心裡,永遠是英雄,我多懷念他穿起消防制服時那威風的樣子,我一直以他為傲。

我知道我對我的家人,總是太任性和自私,他們容忍我的情緒化,任我搬走,任我不回家,可是我知道爸爸心裡不喜歡,總擔心我在外邊的生活。我答應,我每星期回來好嗎,我答應,我更乖巧好嗎。

新年的時候,應該笑著說祝福的話,請讓我笑著祝願,願我最親愛的家人,他們能每一個也身體健康,讓我們一家能平安,享有那最平常的幸福。

新年快樂。願我們能一起,直到永遠。0740


[給留言板上的大家]

最近幾天沒上網,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這天才看到"讀者"的留言,才看到其他朋友的留言。

最近關注的事情叫我不太有空,真的,要回家去,想念家人,又掛心未癒的朋友身體是否安好,想見好多朋友,又想留在被窩好好的休息。

朋友說膚淺不膚淺這問題不用回應,可是我想,或者我就是如此膚淺,也是不能否認的事。有朋友私下說,再這樣下去,我會嬲你唔爭氣。我不敢回咀,我問自己,同一件事同一個人,可以令你難過多久,原來可以沒有限期,這限期由你去定,也不由你去定的。我哭著說,才一個月,別逼我若無其事的痊癒過來好嗎,可是,我轉眼又想,其實那有人真的要逼迫你,你心情好壞也是你的事而已。就像,寫來寫去那些事情,又何干呢,我的生活就那樣子。我只剩下很少的空間去懷念,我由得自己去懷念而已。

生活仍在繼續,我愛的人很多,我總怕自己不夠氣力不夠專注。這些事,已叫我很難過了。
換一個角度看,我想我會明白為什麼是膚淺的。我想我是明白的。

而且我想,我的文字並不美麗。像我,現實中有血有肉的這個人,弱點很多,也不美麗,非常地不堪一擊。

謝謝朋友的維護,我知道我不應該討求別人的憐愛,誰沒傷過那些心,誰沒愛過一些人,只是我無能為力逃出,而我已經很努力,也很用力。我的愛情,不是為展覽而寫的,我於是想,我為誰而寫那些日記呢到底。我為了誰呢,其實也不過為了自己。我留下這一扇窗給我,你盡情地說,盡力地說吧,於是我可以笑對生活,笑對朋友。其實不過這樣而已,誰看得生氣了,我沒法子,誰看得流淚了,我希望你不再有共嗚,別沉緬在那種憂傷之中,這些事,看不明白才是幸福。我當然也希望,我別再寫那種日記,別寫那些事,當然我們都如此希望,很矛盾呢,有時在傷感的深刻裡我寫出了的詩,我哭著完成了我便想,要用這樣的難過來交換,我寧願沒有這首詩的存在。

我總是說得太多。新的一年來了,如果這大寒天是個好兆頭,願我們都能有個好的開始,好的結局。0819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