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40126

[身體]

直到甚麼時候,我的身體會忠於我的所有感受。直到甚麼時候,我才真的可以讓我的身體聽從單單我的理智,或情感。應該與不應該之間的界線,有時比愛與不愛清晰,卻更難遵從。我有時會悲哀得失去控制,花兩小時對著電話胡言亂語,聲嘶力竭地哭泣,我的眼睛腫起,我的臉紅了因為冷和眼淚,我的頭好痛好痛,我的身體也一樣。但願我的內心仍然完好,但願我的心仍然在跳動而且熱暖。有些哀傷我無法向任何人言明,於是我跟最了解的人說,說出連自己都不願面對的真相,而他,卻如此無能為力,既不能愛我,也不能給我擁抱,即使挽著我的手讓我取暖,可是他也無力愛這個我了。我悲傷,而這些悲傷如此複雜又如此簡單,我總是迂迴地想說明這種深刻的悲傷,正是因此而令人無法理解了嗎,或是,既然我如此落力要掩飾,他們於是一同,如約定一樣,將一切視若無睹,讓我不至難堪的蹲下來痛哭,這可能也是,他們唯一能給我的溫柔了。我總希望,我能對任何人給我的溫柔,懷著最深的感激。0350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