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230

[ 開始/起動 ]

從對岸火炭江記的studio借來了合適的printer,是時候開始印詩集了。先把電腦檔修改,再把紙裁好,然後試驗一次,讓自己重新熟習這運作的過程,接著把單薄的紙一張一張餵給它,讓細小的字體出現在發黃的紙面上。

我喜歡單調重覆的工作,像自己印書,繁瑣累人卻不感討厭。當我重覆又重覆相同的動作時,我的心思會飛遠,遠離這房子,或者終於會到達彼岸某些人的身畔。

這兩天心情不好,想著自己的處境,寫了一首關於禮貌的詩,我跟楚在床上躺著時,我把詩的構思告訴她,她說,其實不是因為禮貌,我說,你應該懂,真正的原因。詩寫出了我心中很核心的部份,我一邊寫一邊落淚,我知道太沉溺了,我無法分辨詩的好壞,於是把詩給另一個朋友看,他問我,詩中說的,是純粹的概念或是真實的處境,我知道他擔心甚麼。於是這一夜,我跟某人詳談,他陪著我走過很多很多的處境,愛過我也傷害過我,我告訴他,其實他的傷害仍在一直繼續著,我失去控制地痛哭,他向我道歉,我在一杯熱茶過後平靜下來,其實我知道的比占卜告訴我的要多,我只是無法面對這樣的自己。我想人總會犯錯,所謂的錯,意指我在事後會感到後悔遺憾的事,可是,我們既然都走不回去了,便要努力逃離那些陰影吧,包括美好過後留下的餘輝,也包括傷害過後留下的恐懼。

我只希望在一種簡單的關係裡,靜靜地過活。處境不容我得到的,我試著不去強求,我可以掌握的,我盡力做好。我很累了,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

總想用努力換來回報,可是,我將要試著連這種想法也改變了,為什麼要逼迫別人接受這樣的我呢,我問自己。於是我抹去了眼淚,確認了我其實是個怎麼的人,也知道了往後的日子,我將要如何過下去。

無論我再喜歡誰,我也會更愛我自己吧,既然這樣,我不再擔心所謂的傷害與難過了。我不再說我要一個新的自己了,我只想,要保留著那個微小的自己。愛她。擁抱她。讓她微笑。0245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