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226

[ 聖誕前後 ]

平安夜,我們的確平靜的渡過了,我們沒有聖詩,只有灰歌手結他伴奏他的灰歌,於是整夜我腦海裡也是那幾句歌的旋律,now the drugs dun work, they just make u worse, but i know i will see yr face again again again。大時大節,我們說,寧願要楊千樺。

醉的反應在酒後一小時來臨我身上,我整夜只喝了兩杯梅酒,少量啤酒,卻頭痛得緊要,胃也在痛,我捲曲著身子不想動也不想說話,很想吐。所有不適在一杯熱的earl gary送到唇邊時消退,難以想像自己會醉倒,我如此清醒,怎麼還是會有醉酒後的不適。

然後天便亮了,我還得趕在4時到達會展,參加書會。

書會上我發呆,江記跟森遜坐在台下,我說,我一定會亂話的,總舵手不在,我心會慌。記得上一次同樣為著廿九几而到新城接受訪問,我也是在宿醉後,我跟楚兩個人大叫,要咖啡要咖啡,最後錄音完畢,我真的連自己說過甚麼都忘了。想不到還要重演一次。

下台後我問他們,我到底說了甚麼,他們說,頭幾句真係唔知你講乜,後尾就開始到point囉。就是這樣,我又一次這樣。唉。

跟江記森遜吃過法式快餐,我趕往紅館看我的王菲。我像個小學生在遠足前一樣興奮,前一夜夢見了她,她剪了短髮齊蔭,美得不可方物。我興奮地逼朋友聽我覆述我的夢,夢中我是中學生,卻穿著在無印新買回來的衛衣,王菲替我簽名,還寫上了我的名字"亞閃閃",我感動得要哭。
她在演唱會上一如所料的美麗。一如所想的動聽。感覺真的很好。我喜歡的人在舞台上發著光,跳著小女生雀躍時會跳出的輕快舞步。我常常會有些浪漫得老土又不切實際的幻想,要是有天我在台上,我會怎樣,我要說些甚麼,我會將所有的光彩留給誰。我們會不會有天也可以因著用心過努力過,然後站於所有人前,說幾句話,感謝一些我們愛著的人。

演唱會完結後,時間還早,跟我的老同學們聚在一起,我們一行六人,努力回想上一次這樣的組合跟陣營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離開after school後我們擠進我才一百呎的小房子,5個人擠在床上,一人坐在桌前,我們說過些甚麼呢,我忘了,只記得擠在一起的暖跟舒暢,大家認識有十年多了,靠在一起時就是舒服和安心。天亮時男生離去,車跟德睡在我的床上,我抱著比比到了楚的家歇息。

我的聖誕就這樣渡過了,被某人的玩笑逗弄得哭了又笑,如今一身疲勞,眼圈大大的掛在半張臉上。1650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