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222

[ 雜物纏身 ]

早上往九龍塘,坐上朋友開的車,我第一次在車上,在海底隊道裡抽煙,風迎面拂來,我的心情如此輕鬆愉快,朱打開天窗讓陽光照下來,因為睡得不夠而承受不了那種刺眼,但我喜歡陽光照在身上的暖,彷彿一種怡人的香氣,陽光的味道。

朋友們幫著我忙接過電視,我踏進森遜的家去接電視時,真的呆了一下,她把小小的房間打掃得一塵不染,原先是楚的小房間,換了主人以後,又是另一種光景,楚的房子零亂,卻滿佈她的小玩意與聰明美麗,森遜的整潔得不得了,彷彿所有牆壁也在發光似的,是一種豁然的風景,大大的窗子透著陽光,黃色的窗帘,還有那兩張高度不同的桌子,今天不夠時間細看,等她有空,我一定要再造訪一次。

森遜的房子整潔與寬敞的程度讓我很意外,她的雜物只有很少吧,幫忙搬電視的gary看到楚現在的住處時也不禁問,她從前如何住那房子?東西很多。我也笑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比較接近楚的類型吧,我有很多無法分類放好的小東西,衣服也多(當然她更多,用魚旦的說法,那是足夠分給二十人的份量n_n),還有太多的雜物。

我喜歡自己執拾房間,讓它看起來有我的味道。也喜歡到朋友住的地方看看,就是喜歡在他們的居所裡看出他們各自不同的個性。

正思量著電視要放在那,房間已沒有多餘的地方了,要是上不了牆,就只好擺放在衣櫃的上格。這兒的牆壁連一口釘子似乎也承受不起的樣子,真讓我擔心。明天我會試著自行把電視先安裝好,再想法子。


[ 節目 ]

我說,我要把節目/行程安排好,以免我坐著在亂想,我怕想得太多對我們不好,我也想好好的過活。早上搬運了電視,晚上到朋友家作客,本以為取消了的約會,我們通了一輪電話,又趕忙的聚合起來。

在朋友的包圍之中,暖暖的,橙色的牆,紅的沙發,透明的酒。還有跟我玩躲貓貓的貓兒,牠伸出手來,牠的手軟軟的,我的心也跟著軟了,要是mui沒有利爪便好了,我可以每天跟牠握握手,做好朋友。

在漂亮溫暖的房子裡,我們圍攏在一起,我們抽獎,我們喝酒閒聊看相片,美味的食物,我想用心記住烹煮的方法,離開飯桌後卻都忘了。我們看著"肥媽私房菜"那失敗的火雞,一同發笑。天氣真的很冷,離開屋子的時候,直哆嗦,我們站在路邊等車,跟朋友揮手道別,在小巴上我累了入睡,幾乎又做夢了。回到天后,楚用心教我下次怎麼一個回去,走那一邊,怎麼叫下車,認得惠康認得祥利,就認得路回去。我們在門前分別,大家都累了,我回來了卻仍在上網,跟我等待的人通消息,說說笑說說話。

妹妹昨夜凌晨來了,我穿上外套就到樓下去接她,天氣很冷,我在發抖,她說認不得路,差點早了一個路口下車,我想還好我下來了。我們捲縮床上,兩個人同睡,特別的暖。我還是想起從前的日子,冬天開始獨個生活,不算一個合適的時機,上年的冬天,我抱過的人,不知道他們今年如何過,借過溫暖給我的人,知道我只有一個在冷在顫抖時,會不會仍有憐惜。我不應自憐,我也並不真的在自憐,我能得到的,已比我預期的要多。我記起占卜的結果,或者已經應驗了,我只能模糊的說,其實我們很好,可能更好嗎?可能如我想像的一樣嗎?我不知道,我不想望了,那就可以繼續我微小的滿足吧。暖暖的聲音,好像仍迴盪在我耳窩裡。真的,很暖很暖。0412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