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212

[ 寫詩的難 ]

想了好一陣子,放了鴻鴻的詩在這裡,還好不好放自己的,太大對比嘛>.<
最後還是貼了詩,不要緊,寫得不好不要緊。不知道有沒有人留心讀了鴻鴻那首詩,大概很多人在之前已讀過了吧,那麼著名的作品,我真的好喜歡,尤其躺在床上便夢見他時,就會唸著詩句︰我要離開這張床,到一個你不曾哭泣的地方/我要離開睡眠,到一個你不會出現的地方。

讀著就悸動的詩,留在身體裡了。0026


[ 我僅有的死物 ]

風落下
燈光落下,恍惚地我們在鬧市中
無關痛癢地摔了一跤,流一些血瘀傷深紫
我們也喝下了帶著蛾翅膀的凍飲
還額外多付兩塊錢換那透明的殘肢
我們帶著冰冷的頸背走在路上
季節已經不再明顯了,我們只得看著日曆生活下去
記錄身體應有而未發生的變化
我們都老了,在不知細節的暗角裡我們漸老
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也感覺不出記憶貼著現實滑行時的廝磨
最令你悲哀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令我恐懼的事項每日增加
同時每日不分次序地自行刪減
我忘了計算總和,也忘了將跳字錶的時差調好
我已經有了屬於自己的家,所有細碎的物品你知道嗎
我逐一從不同地方搜集回來,不計價值相異的來源與形狀
我細細把玩著僅有的可讓我稱之屬我的雜物
除了你,我還有我這所有死物
一室的靜與塵埃

你看到我的風落下了嗎
看到我的燈融化了散落了嗎
像片片我從未真正觸及的雪花
它們是冰造的雪亮
它們是天使翅膀拍動後揚起的塵
它們包圍著我冰冷的房子
撞擊斑駁的白色牆面
撞擊我醉酒後癱瘓的手足之間
地上遺下收音機細碎的沙沙聲
如沙礫堆出的堡壘
我將火柴上越燃越旺的火熄滅也輕輕

也輕輕
吹散了日子與日子

生者與死物之間
無法細述因由的黏連

0308 20031210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