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207

[ 怎樣過 ]

我想下定決心不在絮絮不休地寫他。雖然他仍是我生活的重心,但我了解,正因我如此,生活才變得失重失序。他一再告訴我我們分手了,不應該怎樣,不應該怎樣。可是我辦得到的話,我已經回去跟家人一同生活了吧。申請了寬頻,合約期十八個月,我跟楚邊走邊感嘆,十八個月,那時不知已是怎樣的人生。我對將來沒有預期,期望總是有的,卻沒有再去想將來我想要怎樣了。

昨天晚上離開after school跟我的中學同學,回來時魚旦打開大門迎接我,我陪她到樓下去等她的同事來,今天一早她要到南生圍去,拍鱷魚,得請同事給她捎來鏡頭。我穿上新買的皮鞋,兩個人在對街的巴士站等著同事的巴士埋站。然後我們又回去了。我們抽著煙在聊天,說到我的擔憂,她天真的像孩子似的笑容叫我感到寬慰,或者她是對的,要是真的那樣了,我要面對新的難題時,總有辦法可以解決的,她會替我看顧我的新生,而且,她說,那是生命的恩賜,不能就此丟棄。我思量著她的話回去我的陋室,他再來電了。我應該如何呢,我一直想打給他,卻按捺著,然後他來電,我快樂地捧著電話。我不知道,如果快樂可以如此簡單只因為一個人他軟軟的聲音如此動聽,為什麼生活卻這樣難。

寬頻要等下星期才會安裝,這幾天大概也不會常常上網了。小小的贈品收音機安了電池,終於能發聲,昨晚的dj連續地播關淑兒,她的歌她的聲音如此動聽。如果也播"平靜裡的一盞燈"可能更完滿。

就是這樣,我每天就是這樣過著。1508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