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1117

20031117 [瘋狂地過日子]

星期五晚上十時下班,趕到銅鑼灣去跟另外幾個同事會合,然後到了一所漂亮的上樓café。這兒成為了我跟朋友於港島區聚會的老地方了,猶記得第一次跟楚摸 上去,只我們兩個人,疲累又模糊,楚說起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我碰巧當天在雜誌上看過介紹,於是我們沿著街道找尋它的蹤影,沒有大大的招牌,也沒有人記得 正確的地址,我們幾乎錯過了它,卻終於找著。門打開,我們暗暗歎了一聲,找對地方了,一扇白色木門橫擱著當作長桌,我跟楚認定了最適合廿九几開會時用。

然後第二次拜訪,是在小米的生日飯局之後,浩浩蕩蕩一大伙人我們就賴在長桌的四周笑著拍著照玩著做著夢。

然後前天跟我另一些朋友同往,我們到最後喝掉了三瓶白酒,賴在沙發上聊天,我後來醉了,我們一直到天亮才離去,老闆很好人,一直陪伴,後來還替我們拍照,紀念伴它到天亮的第一群客人。

離 開時我抓住同事的肩膀,頭暈,很累,心情其實不錯,不特別憂傷,只是累。後來我哭了,也說不上來為什麼,是因為醉了所以哭吧,這是我一向的習慣,也因為覺 得痛吧,我只能安慰自己痛的時候哭是最正常的反應。達說的話我仍記得,但是要看透還需要時間。我在的士上的時候就好想寫一首詩,紀念我們這一夜。四個人各 自有自己的心事與難過,但是我感到我們一起時的快樂。

謝謝達和公主收容了我一個早上,沒跟公主碰面,但在我模糊的睡與醒之間,隔著房門我記得聽到她逗小貓玩的聲音。然後我清醒過來,金豆甜豆先後爬在我的大腿上,把玩我的手鍊,我的右手還留著牠們抓過的傷痕,細細碎碎,甜蜜而幸福的感覺像那一點凝固了血一樣鮮明。

看金甜媚豆一同賴在達的身上,毛豆一直躲暱在沙發後,牠大概忘了曾跟我親過鼻子了。我看著達和他的貓兒,我想這就是最幸福而平和的生活吧,跟喜歡的人一起,跟各有個性的貓兒一起,混亂的房子就是貓兒的遊樂場,也是他們最安穩的家。

離 開達與公主與金甜毛眉的家,酒還沒完全的醒,但昨天下午有一個必須出席的約會,我與楚見面時大叫,要咖啡!要煙!我的酒意好像到今天才真的完全醒了,那天 我說過些甚麼呢,我好像談了詩,好像也告訴了別人幽靈的意象暗喻著甚麼。一個為論文而沒睡的人,跟一個酒醉後的傢伙,我們真是。

這 幾天真是瘋狂,昨天還要在晚上回公司辦一點小事,我在回去的車程上哭了,哭著掛電話給cc,然後昨晚又在café傷心地哭。覺得很累很累,好像撐了很長的 時間漸漸撐不下去了,或者只是睡眠不足才會哭吧。快樂跟難過的事,其實一樣的多。比較清醒的時候,其實我很清楚這是甚麼回事。0211

[夢牛]

原來他夢見的是牛,不是大象,為什麼我會記錯了的呢。或者一直以來我投注了太多的個人想像在這個人身上了,因此而扭曲了他本來的面貌。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