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0913

20030913

20030913 [中秋節]

匆匆忙忙的過渡中秋,見了很多朋友。路上遇上J,他一邊掃著我亂成一團的長髮一邊跟我胡扯,我打開背包,把裡面混亂的東西撥開,翻出我的詩集,要送給他。 我在白頁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我懷疑他只是認得我的頭髮,一直不知道我的名字,第一次見面時我說我是誰呢?我也忘了,之後接連的轉換名字,也搞不清楚他記下 了的是哪一個。他說,你再來,我替你修修,這樣子還是太厚了。我說好。我們隨便約定明天。

然 後我回家去,很久沒有一家人圍著餐桌吃晚飯了,這桌子剛好有六個位子,買的時候大概它沒想過,往後大部份的日子,它只能坐滿一半的座位。媽媽的菜有一種熟 悉的味道,很好吃啊,就是媽媽菜的味道,外面的館子永遠不能烹出這種家常的味道來。我貪婪的努力的吃著,再要了多一碗湯,很久沒有湯水了,自己住的日子, 就懶得煲湯,每次回家就算胃口再差,老火湯總是要多喝一碗。晚餐時發生了小插曲,妹妹鼓起腮委屈地在廁所哭,我們都靜了下來不敢作聲。後來她再坐回餐桌, 卻又被媽媽的小動作逗得笑了,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女人,她想裝出兇樣子罵人,可是不到一秒就會軟弱下來,發作不出來,換成憐惜的眼神,看著她臉上表 情的變化,我忍不住笑了。她也笑了,尷尷尬尬的。

我 知道我實在太少回家去,難得跟家人一起,便會貪婪地想要說很多很多的話,又要跟家中各人互通消息。弟弟說起他的工作,孩子們有的可愛有的頑劣;妹妹說起她 的網頁,我還看到她為她的B女做的條子手挽袋;姊姊說,明年她要結婚了。我呆了幾秒,才能真正聽到她說的是-要-結-婚-了!我抓住她的手臂,重覆著她的 話,就哭了。感動,高興,不捨。我的姊姊要結婚了,我這個愛哭鬼,這刻對著電腦寫我的日記,又想再掉眼淚。

那個陪我一同上過兩所中學,小學時為了我被人奪去一根”媽咪腸”就出手打人的大家姐,終於要結婚了。我們很久沒有一同躺在床上聊天到天亮,而明年,她就會搬離家,跟她的老公一同生活。我真的,好感動。我知道她一定能過幸福的生活,因為她是如此美麗的女孩子。

離開家門出發跟陳仔和德會合時,媽媽給了我燈籠,小小的塑膠兔子掛頸電燈,買電芯時的贈品,她掛在頸上讓我看,兔子的肚子亮起,我感到自己又變成了小孩子,高興的接過我的中秋禮物。姊姊跟妹妹都妒忌起來,說媽咪偏心。

兔子一直亮著,陪我到沙田去,再到了旺角的酒吧,回到西貢時,牠已經熄滅了,大概是電池都用光了。我讓他看,他沒甚麼反應,或者我太孩子氣了,但是,中秋節是孩子的節日嘛,我想起陳說,這天心情很好,我問為什麼,他就說,因為中秋節囉!我們都笑了。快樂的原因只是如此。

我 知道我現在的生活,要是讓家人親眼目睹,大概會叫他們擔憂不已,我老是睡不夠,老是哭,老是抱怨,老是晚上在街上流連。可是,我真希望能繼續努力調整下 去,我開始感到自己是個大人了,有一些作為子女作為姊姊作為妹好作為女朋友應付的責任,給我一點時間,總有天我想要讓你們為我而感到驕傲,感到安心欣慰。 這一天,總會來臨。0442

[追月]

跑回大圍去,借去大家姐的相機,預備這星期六澳門的朗誦會上,想要放的幻燈片。我帶著相機再去J的店,他卻不在了,我掛了一通電話給他,留了口訊,卻不知道如何稱呼自己。然後我坐上公車,往小米的家去。

我 跟這些美麗的人一起享用美味的晚餐,我們把那道菜稱作”小四喜”,往後要是小米的店真的開張時,是不是會有一道”廿九几”用以紀念我們這伙奇怪的傢伙?聊 著想像著胡鬧著的時光過得異常愉快,我拿著自己的相機,還有楚的,咔刷咔刷的不斷為朋友照像,拍的最多是楚的側面吧,透過鏡頭從這個角度看她,看她抽煙的 手勢。我想拍下胖胖的mobee,可是牠太敏捷了,總是逃開。小米一家都是善良的人,在他們的家中,舒適自在,想像他們將來的店亦會一樣,叫人感到溫暖。

這一夜,我第一次在留言給他時,以女朋友來稱呼自己,竟然有一種惡作劇的快感。我窩在沙發上,右邊是小米,左邊是森遜,正後方是楚,還有炎、江記、魚旦分 散身後,眼前的,是吳彥祖。這是我第三次看”新紮師妹”了,還是在相同的場口忍不住尖叫,在方麗娟聽竊聽錄音帶時忍不住眼紅紅。我一邊看,又想起我的他。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起來。

回 到我們的家時,他已經睡了,亮著房燈,手上仍拿著他的小說,我想要把他手上的書挪開時,他轉醒過來,以責備的眼神瞪了我一眼,再爬起來繼續讀他的小說。於 是我在床上哭了。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他一旦要說起那些讓我知難而退的話,我就立即退下去了,有時真的,會感到受傷。可是這又不能算是他的不對,我只是 再受不了自己總是厚著臉糾纏下去。對於待我太好的人,我感到無以為報,而對於他,有時我感到無法確定,無法確定他,漸漸也無法確定我自己了。能不能繼續承 受呢?有時我會很堅定,可是,堅定的自己總在瞬間消失,消散於一點細節上。

我或者已經不能愛到底,我站在深淵之上,正思索著,要不要跳下去。猶豫,徬徨的這一刻,他會不會看到我笨拙的舉止,而對我失望了呢。我總是想把一切推萎到他身上,讓他決定我的日後。可是,這是我自己的人生,他,如何承受得了這重擔。0505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