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0827

20030827


不必攀登巴黎塔尖 詩般風光經已在前 今夜明天

20030827 [給自己的]


昨夜的事很對不起,無論我本身情緒多壞,也不應幹出叫你生氣的事。我想他說的或者對,你本質是單純的,你不覺察到跟我之間的問題,那些都不是問題,於是我看來如此無理橫蠻,而你選擇忽視這些情緒上的波動。

我可以站在我的位置說些甚麼呢,我沒有這種權利,我知道我一定會偷偷的回來,撫著每樣物件無力地哭。而你不會憐憫。而我又甘之如殆。然後等我再也沒有氣力真的死掉了完全無法再因為你而作任何事時,我才能真正的離開你。

我不明白你,不知道你的想法,不了解你說話跟不說話背後的意義。語言是一種假象,至少語言能輕易製造太多假象。我看著自己的言說,我明白我永遠無法透過語言分毫無差的表達我自己,我讓自己的感受跟想法被語言所修訂、刪改。

我說我愛你,我知道這無濟於事,這句子無法叫你產生感動,而我只能感動我自己,隨後是傷害。

我很想讓你別再生氣。我答應你,只要你說,我就順應你的意願處置我們。我不怨懟也不激動了,只要你說。如果這樣也為難,我乖乖的不再作聲好了,我離開,安 靜的,不讓你難堪。然後我們有過的一切,只能被記錄在這裡了,我怕我會記得不確切,我怕會錯過了任何細節,但是,已經無可追念了吧。

你說光,於是我有了光
你說愛,於是我愛。

這是我給你的。

也是我給自己的,最後的憐憫。1118

20030827 [眼睛]

我 的眼睛刺痛,再無法對著電腦書寫下去,它發出白色的光,我不斷將光調暗。我知道如果我來不及把一切記錄下來,它們將要逐一從我的記憶中消散,那些感動的時 刻,那些掩著臉無法停止抽搐的時刻,那些美好的人,那些殘忍的說話,那些關心,那些下定了又再一次推翻的決定。我任由自己隨意願而行,我任由自己妥協,也 任由自己反抗。我很累,也很亢奮。我很痛,也很快樂。小腹上的抽痛令我有理由哭泣下去。身體的累給我理由讓我不笑。她抽著煙說,給時間以時間。我還可以給 我甚麼。整個人。整個人生。

我無法欺瞞你們,我還沒有來到最後,未跌落到最盡頭,我可以用一切來交換的時候,我知道,這是我最懦弱的時刻,但我同時堅壯得讓我幾乎以為,我已經無所不能。

我的眼睛乾澀,幾天以來,我總是不能自主的流下眼淚,因為眼睛太痛了。我說,這是主因。我在欺瞞誰。誰又會被我所騙過。

我愛你。0118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