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0813

20030813

20030813 [to live with him]

讀 智海的「記澳門」,讀到全車人一起害怕悲劇重演,就忍不住對著電腦發笑。我喜歡他的文字,也喜歡他筆下的圖畫與故事。楚說,智海是聰明的,我認同。身邊真 正聰明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剛好夠證明我的不聰明跟過份敏感。我留意著他們的聰明令他們在過怎樣的人生。而我是個笨人,笨手笨腳呆頭呆腦,專注細節卻又常 常粗心大意。怎樣的人才能跟我相處得來,美滿幸福,他一定要包容寬大同時敏感聰慧。可能只有這樣的人才能避開我將會帶來的傷害性,未必令我好過,至少他能 自保,讓他自己好過一點。

再 把我跟他的關係書寫下去,會令我陷入一種奇怪的不平衡的心理狀況。他說,把你的日記刪去。我哭了一個晚上,我死了。而當鬧鐘將我吵醒,我爬起來,我又重生 了。這是第幾次。我走向盥洗室刷牙洗臉,我回到卧室更衣梳妝,拉開窗帘的一角,讓日光透進來,照在我的臉上,蒼白疲累像鬼,我為自己塗上鮮黃的眼影,粉紅 的胭脂,我穿上姊姊的衣服,白色的布鞋,很累很累,而我還得抖擻精神走一段七分鐘的路程,才能到達小巴站,沿途陽光灼熱我不住流汗,掏出手帕擦去額上的汗 水,小心我不想把胭脂擦掉露出蒼白的空隙。工作的地方冷氣長開總是叫我抖顫,身體裡外都是冷的,呵出的每一口氣也是冷的。我穿上毛衣外套,坐下來,聽著同 事的對話當作工作的熱身,我沉默,想要融入他們之中。我煮了一杯咖啡給自己,我溜到後樓梯去一個人抽煙。我很睏,整夜在自我折騰。我記得我說,我不想睡在 你旁。我把其他想要說的話省略了。為什麼不想,我沒說,為什麼逃到沙發上,我沒說,為什麼傷心,我沒說。說了又如何。天亮了他一樣依舊不會回答我的問題。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悄悄再說一遍。咩事呀?!他又要咆哮了,天知道為什麼不肯隨便說一句喜歡來了結我。)天亮了我上班去,努力想要表現我的工作熱誠, 事情已經過去了,發生,然後成為過去。等待下一次再重覆。

我才不要這樣重覆傷害自己來證明。證明我害怕悲劇重演,證明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要是我能在那座友善的小城跟全車人一起ss-ss聲,可能這些歌詞就不會再能刺傷我了。2156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