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simsim's playground

心跳繼續,呼吸仍在,就是活著。我如是說。

20030811

20030811

20030811 [距離]

今 天與他見面時,恍若隔世,我花了好幾分鐘去適應,讓自己自然地笑著說,你曬黑了。我還以為我們已經分手了,當我說,我會好好準備迎接他日的結果,被離棄也 好背叛也好,那時候,我還以為,他已經遠遠地離開我了。而他還在。他回來,仍然是那個樣子,冷漠依舊,可愛的地方也依舊。

我 難過,因為我不能確定他如何看待我。而我心死了沒有,要到怎麼樣的程度我才能叫作確定。謊言我也希罕,只要他說是,就是,他說不是,就不是。我不明白為什 麼即使一起,仍然得要處處防備時時提醒自己,為什麼不能不管後果,死就死。要我用所有朋友的關愛來換他真心真意,即使只有一陣子,我大概也不能抗拒這交 易。這不是沉迷,大概就是歇斯底里。

我 要如何才能小心翼翼的不傷害他,來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我甚至不要真相,我只要一句話。真心假意我不再分辨了,我只要他告訴我,我以後要怎麼辦。他們教我各 樣可行的方法,來避免難過,來讓形勢逆轉,但是,我的軟弱位太多,我的弱點太顯眼,我的感情太外露,即使我裝作漠不關心我裝出一臉漠然,我還是在他背後便 難過,一旦捉住他的手就抖顫。而他根本承受不了。

我 錯了吧。根本不應該自以為是認為我能幸福起來,還希冀能叫他也幸福起來。要是他不愛我,我猜他也不見得過得很好,每天要跟我見面,活在狹小的房子裡,被我 干擾,忍耐我要聽的音樂,吃我弄的晚餐,看著或者不看著我發瘋,要是他不明白,我的所有行徑大概都只能被看作不明所以的情緒化。而假使他明白他理解我的想 法疑慮與不能自控,他仍在袖手旁觀,我是不是應該聽信他們的話。原來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他了。簡單而言,他不愛了。

我 夢見他挽著我的手,我們要搬新房子,在山路上走著,我問為什麼,他說,他的朋友要住進我們的房子裡,我們便要搬走。我不明白,覺得於理不合,但是他牽著 我,我於是跟隨他走。夢中斷在奇怪的轉接上,下一個場境我只剩下自己,在一座巨大的架空而建的電動行人電梯之下,我走錯了路,無法踏上電梯跟隨其他人橫越 山峰,我只能仰望人們在電梯上發光的身影,陽光燦爛得叫我睜不開眼,我知道要走回正路得要花費太大的氣力,於是我坐在電梯下喘息。

我很累,再這樣下去只會更累。我要怎麼辦才好。我不想再寫這樣困窘的日記,我不想再面對這樣無處可躲的人生。他明明睡在我旁,呼吸安穩平靜,可是,我們之間的距離叫我窒息。

我們之間的距離廣闊無垠。0430


標籤:

Links to this post:

建立連結

<< Home


View My Stats